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执法理念 >> 正文

言愁,忘忧

日期:2020-11-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场雨能下多久,

一阵风能吹多入,

一朵花能开多久,

一段情又能留存多久,

当秋雁飞过高山,当小溪淌进江流,当微风吹进小巷,当那些经历过的,难以启齿的,不堪回首的和永恒的印迹重新编成一段文字,跃然于纸上我该用什么方式和办法去描述它和去填补那一段段的过往,用问号去质疑,用句号去终结,还是用点号去埋葬它,看似苍白文字里又有多少可以去握住那残存的温度,又该用怎样的面目去对视它,那本多年的笔记本里,又有多少早已被蛀虫啃噬尽,当回忆的枷锁锈蚀殆尽,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或许,当黑夜布满星辰,当秋叶堆满窗台,当蛛丝挂满角落,这一切的一切只能随着年轮的碾压成细尘,随着微风飘向没有人烟的地方,到雪山之巅,到河流湖泊,到大海某处,到天边云朵,如果说,风雨之后是彩虹,那么某一天的闲暇之后呢?

当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总觉的自己有一千万个理由来证明自己坚持的是对的,哪怕把真实的事物放在眼前,也在做着一丝丝的狡辩,代价自然而然是那么的沉重,哪怕换个角度去看,也依然觉的自己是对的,说好听点就是坚持自我,说难听点就是榆木脑袋,到最后撞的一身伤痕才明了一切,没落青春,似水年华,所有经历过的种种是是非非,最后都化作是一缕轻烟,抓不牢,留不住,用一根香烟,来构思前因后果,用满身疲惫的嗟叹,来道一出一段文字,泡一壶苦茶,来冲刷所有的不满,想想,所有过不去的过去,最后都将过去,忧,不思昨日,愁,不愧过往……

春风细雨,溪涧深幽,叶挂满枝,月落它乡,曾梦想的,曾憧憬的,曾幻想的,还有曾渴望的,都随着脚步声走远,看着曾夕那些一段段符号,那些用文字堆砌起的足迹,是否还有弥留重新来过的机会,是否经不起风吹雨打,驻足良久,但迟终无法找寻一点点的信号,几载岁月,却无能为力为它写上一段最完美的结局,所幸,能让我用文字来叙述那些存在或不存在的一切,让我能够好好写出叶落枝头,雪化它乡的情愫,描,那时愁,刻,那时忧,忧愁于纸,润于心间……

如果说,雨下一整夜,蜡烛几时休……

如果说,风吹几秒钟,窗户几时开……

如果说,花开一个季,何人曾来折……

如果说,情留到白头,烟缕绕蛛丝何处,……

话到深秋已骨寒,恨难消止于无处,愁闷心间诉明月,衷肠忧忧无人怜……

改 口

2017。2。18

郑州军海医院好吗
渭南治癫痫好的医院在那
黄冈专治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笃而论之网 | 大便酱色 | 洞穴拼音 | 麦当劳外卖时间 | 随便是什么意思 | 大棚旋耕机 | 杭州烘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