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液晶显示器驱动 >> 正文

【丁香】岁月有痕(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沸城是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去年夏天我到沸城出差,一天晚饭后我到海边溜达,我沿着蜿蜒曲折的海岸线一直往前走了很久,只等走的累了,才又折身往回返。在路边,我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只是我这里刚刚坐稳,就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一开始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然而待喊声再次传来,我就不得不相信事情的真实性了。

  “老同学,事情怎么这么巧呢?”

  说话的竟然是出租车师傅。他一边开着车,一边朝我转过脸来。

  “刘家辉……”

  也就在他转过脸来的那一刻,我的脑海里迅速地闪出了一个人的名字,且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了。

  刘家辉是我的中专同学,他来自一个偏远的山村。四年的同窗生活,他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纯朴、善良,且又踌躇满志。毕业那年,同学们差不多都分回到了故乡的城市,而他却一展鸿翅飞到沸城来了。毕业后的头几年,他和同学们之间还偶有书信来往,到了后来,便完全失去了音讯。时间太久,我几乎都要将他忘记了,只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我们竟然以这样的一种方式相遇了。

  毕竟多年不见,我们找了一处小酒馆坐了下来。

  简单地寒暄过几句,我就问刘家辉:“怎么样?老同学,在沸城混得一定不错吧?”

  然而,刘家辉的反应却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他端起酒杯猛灌过一口,然后就冲着我凄然一笑,紧接着就苦笑着说:“还能怎么样呢?都是当年的年少轻狂。老同学,我这样说你也许会不相信,如果时光倒流让我重新选择,我敢说我肯定不会再选择来沸城了。”语调低沉,迟缓,凄凄然全然没有了当年的凌云壮志。

  几杯酒过后,刘家辉就开始了他的倾情讲述:

  “老同学,沸城固然是个好地方,但它却让我吃尽了苦头。

  “老同学,不瞒你说,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其实当年选择来沸城,我也是怀了虚荣心的。小时候,我们那个地方实在太穷,大家基本上都读不起书,就在我们那个村子里,我竟然是考出来的第一人。听说我考上了中专,我们当时的一位代课老师羡慕的简直要死,他说他当了几十年的代课老师都没有能转正,你小子竟一步登天立马吃上国家粮了。更要命的,待消息传到了村子里,我们村子里的村支书竟然破例动用公款邀请镇上的放映队,到我们村子里放了一场露天电影,并邀请我父亲在大喇叭里发了言。如果说考上中专是一大荣耀的话,那么能够来沸城,就更让我的家人在乡人面前赚足了面子,因为那时的乡人们都还以为,大城市里的生活一定都是美好的。

记得一位长辈还这样地骂过我:家辉,你个驴日下的,没见你家祖坟上冒青烟啊?总之,老同学,就这么说吧,当时我在乡人们心目中的光辉形象,一点都不亚于参加美国总统选举获胜了的黑人奥巴马。只是事与愿违,我这样的一种好心情却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当年我就业的是一家工厂,来沸城后不久,我就遭遇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滑铁卢:市场经济的巨大浪潮宛若一只洪水猛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就将计划经济的前浪拍死在了沙滩上。市场经济的运行规律是优胜劣汰。老同学,我不说,这个你应该也是知道的。像我就业的那家企业,计划经济时代尚且果腹,市场经济时代自然落伍,这不止因为企业机构臃肿,更因为生产设备太过老旧,生产出来的产品根本就满足不了市场精细化的要求;再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厂子里根本拿不出足够的资金来更新设备,如此我们那家原本就不怎么景气的工厂几近走在了破产的边缘。

  “为了自救,以厂长为首的厂领导便发出了股份制的倡议。按说实行股份制是一件好事,它不仅让更新设备的钱有了着落,而且更加地调动了大家的生产积极性。只是事情还没有开始,我就看到了它的残酷性。

  “老同学,你想啊,那时咱刚刚就业,我哪里能拿的出入股的钱呢?事情虽然过去了多年,可至今我依旧清晰地记得,包括生活补助和交通补贴在内,当时我每个月拿到手的工资也就是一百块多一点;而当时我们厂领导一张口,开价就是:每股一万元。如今看来,一万元虽然算不得什么大数目,但在当时,却无疑于横亘在我面前的一座山峰。另一方面,你也知道,我来自偏远的农村,父母脸朝黄土背朝天地干了大半生,他们能把我供养出来已经不易,我又怎么能向他们张口拿钱供我入股呢?说起来有些残酷,就在我进厂的那一年,我们一起分来不少学生,都因为入不起股,便都被下放到车间一线去干活了。至今我依旧清晰地记得,最先开小差的是一个东北籍的伙计,他毕业于西部某所大学,依照他的人生规划,他先来沸城打拼,等打拼的差不多了,就把分回到西部原籍的大学女友调到沸城来,只是始料未及的,他的美好的人生规划只是刚刚开了一个头,便被突如其来的社会大变革扼杀在了幻想的摇篮里,他理想的天平失了衡,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他整天以泪洗面,终于在一个落日的黄昏,他决然毅然地踏上了西去的追随女友的列车。

还有一位更悲催的,这位仁兄也是一个外地人,毕业于他家乡的某所师范院校,所学专业为哲学,学哲学的最应该执教鞭,分到工厂里来肯定是难为了他,只因为他叔叔当时在我们厂子里当工会主席,为了能到沸城来,他叔叔便借着他毕业分配的机会把他从外地要到我们工厂里来了,哪知企业改制以后,厂子里实行了厂长负责制,他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的叔叔便是再也顾及不上他了,于是也给下放到车间一线去了,这下可好,本应该扬教鞭的每天面对的却是一台冰冷的机器,这就有点撵鸭子上架了,愤愤之余,这位仁兄居然来了一个飞跃,他居然从四楼的办公楼上一跃而下,所幸并无什么大碍,一辆停泊在楼下的班车大巴挽救了他,他只是摔了一个屁股墩,受了一点点轻伤,伤的虽然不重,只是这位仁兄打那以后就精神失常了。

“他们两个离开以后,不多久我也离开了那家工厂,只是我的离开,绝不是因为惧怕生产一线的苦,而是觉着在那里混下去,实在不会有什么未来和希望。老同学,你知道,咱们当年所学专业是汽车运用与修理,而我就业的那家工厂却是生产汽车配件的,配件生产与我们的专业之间虽然也有一定的关联,但终究是有点驴唇不对马嘴。另外,随着中国汽车工业的快速发展,当时外面的汽车修理行业正方兴未艾,较比原来的工作,做汽车修理工虽然苦了些,但是从长计议,我还是从工厂里辞职出来,到一家汽车修理厂做起了汽车修理工。只是始料未及的,接下来的一件事情却又把我置入了痛苦的深渊。

  “老同学,不瞒你说,当年还在读初中的时候,我就定下了一门婚事,女孩是我的同班同学,早订婚是我们那一带的乡俗,也不便在这里评论。就在咱们读中专的时候,她去念高中了,高中毕业后考了一个专科,就在我分来沸城的第一年,她还到沸城来过,那时我还在车间办公室里,开钱虽然不多却还是光鲜的。及至她毕了业,本想着也来沸城寻一份工作的,可是等她看到了我满身的油渍,我注意到她转过脸去偷偷地哭了,接下来她什么话再没有说,然后就回到家乡去了,走后不久我就收到了她寄来的分手信。

  “老同学,也许我们对于小时候那种过家家似的婚姻大可不必太过当真,只是在接下来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一直萎靡不振郁郁寡欢,甚至于都不敢一个人独处,虽然也努力地克制自己,尽量不去想它,可是愈是如此,那根深蒂固的感情往事却铆足劲地往外冒溢,就像秋日黄昏里的袅袅炊烟,今天散尽了,明天却又悄然升起。

  “破屋偏逢连阴雨,当前女友的影像渐行渐远,当时间的剂药渐渐弥合了我心头的伤痛,又有谁能够想象得到,我竟然又遭遇到了更大的不幸。那是秋日里的一天,我父亲驾着牛车到坡里干活,车行半路,可巧迎面就碰上了一辆卡车,因为路窄不便避让,急着赶路的卡车司机突然地就按响了喇叭,因为太过突然,我家的老黄牛因此而受了惊吓,突然地就发疯似的狂奔起来,因为拉的是长套,正在车辕子里驾辕子的父亲根本就不提防,当场就给撞趴了,因为来势太过凶猛,我父亲的腰椎当场就给撞断了。这真是飞来横祸。随着父亲的倒下,我家的天空也塌了下来。

为了给父亲治病,我家里的积蓄很快就给花光了,即便如此我父亲依旧没能站起来。事后的第二年,我从沸城回老家过年,见到病床上骨瘦如柴,被病痛、褥疮折磨到几近脱形的父亲,以及愁眉苦脸度日如年的母亲,爱莫能助的我再也不能抑制自己的感情,禁不住扑倒在父亲的床前失声痛哭。见我痛哭流涕的样子,我的父亲母亲却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坚强,只听见母亲说:“好孩子,不哭,也不必难过,哭坏了身子还得自己扛。”顿了顿又说:“好孩子,你也老大不小了,如果能碰上个合适的,就再定下一个吧。”我明白母亲的良苦用心,说句实在话,自从前女友和我闹分手,他们从未敢在我面前提及过我的婚事,只是面对日趋暗淡下去的父亲母亲,我却不得不咬牙使劲地点了点头,我知道我父亲在世的日子肯定不会太多了,我一定在他的有生之年带一个对象到他面前来,好让他含笑九泉。

可是,老同学,天下的女子虽然多的是,你要想找下一个情投意合的却绝非易事。另一方面,咱也必须自知,在老家人的眼里,我虽然高高在上,但在骨子里一直有着优越感的沸城人的眼里,无疑我却是一个土老帽了,大概因为这方面的原因,虽然有几位好心同事也曾给我介绍了几个,但一聊到家庭,一聊到工作,便都无果而终了。

  “大概也是缘分,就在我心灰意冷穷途末路的时候,一个叫梅的女孩走进了我的感情生活。梅是一个打工妹,就在我们修理厂隔壁的一家手工作坊里上班,和我一样,她也来自偏远的农村。那是一个夏日的黄昏,因为心里烦闷,晚饭后我到厂子外面的一处山坡上溜达,可巧就撞见了在一处偷偷抹眼泪的梅,说实话那时我们并不怎么熟悉,平日里也很少打过招呼说过话,只因为大家就在隔壁的厂子里上班,便彼此见过几次面,只是不知为什么,那天我竟然鬼使神差地向她打起了招呼,只是人家正在哭鼻子,话刚一喊出口我便又后悔了,我这里正待转身离开,没想到对方竟然抹干眼泪强作笑颜回应了我一句,我停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于是便佯装了并没有看见她哭泣的样子和她攀谈了起来。向陌生人诉说,大概是所有人的通病,那天我们在一起聊了很久。

他闲聊中,我就知道了她哭鼻子的原因:原来,她和她未过门的嫂子都在我们隔壁的厂子里上班,因为她哥哥不在沸城,而是在外地工作,大概是见异思迁,她嫂子居然又偷偷地和别的男孩好上了。对此,她既无法出面规劝嫂子,又不好向哥哥说破,于是一包苦水便只能往自己的肚子里咽了。老同学,不瞒您说,我对她的好感便是从那一刻开始的。她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孩,虽然已经进城多年,却依旧能够洁身自好,没有被庸俗的世界污染。机不可失,接下来我便充分发挥自己的文学功底,给她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示爱信。

  “我和她的再次相遇,是在我将信塞到她手里后的过后几天,地点依旧是我们修理厂外面的那处小山坡。当我低着头涨红着脸支支吾吾地问及她有没有看我写给她的那封信的时候,没想到她竟然提出了要我念给她听的请求。嘿嘿,这也太浪漫了吧!当时我心里就想。也是无可奈何,当她将我写给她的那封信珍宝般从贴身衣兜里掏出来的时候,我便当着她的面磕磕巴巴地念了起来。信念完了,万万没有想到的,她竟然扭过脸去呜呜的哭了。我这里正摸不着头脑,就见她又转过脸来说了一句更加骇人的话。

她冲着我说:“对不起,家辉哥,您的好意我领了,只是我们两个人是绝对不可能走在一起的。”我急忙问她为什么?没想到她居然说她不识字,没有文化。这怎么可能呢?在如今的当下,还有谁没念过书呢?再说了,在如今的当下,没有文化那简直就是一个睁眼瞎,有文化的尚不能生活的太好,她这没文化的将更是寸步难行了。

一时间,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了。那天我们在我们厂子外面那处山坡上一直坐了很久,于是也就知道了她没有上学的真正原因。她说小时候她家里很穷,姊妹又多,除了二姐和哥哥,还有她妹妹上过几年学,她和她的大姐都没有上过学。大姐没上学是因为当时家里缺失劳力,需要大姐来照顾弟弟妹妹,而她没有上学,却是因为家里实在太穷。她说她有一个和她年龄不差上下的妹妹,依照她家里当时的经济能力,她和妹妹两个人只能一个去上,只因为她既听话又能干,于是家里便决定让妹妹去上学了。她说她当时又何尝没有求学的欲望,每当背着草篓从学校门前经过,听见教室里传来的朗朗读书声,她都会丢下草篓趴到教室门外,从门缝里朝里张望。她说有一天她的妹妹生病了不能去上学,她便藏起草篓偷着去学校替妹妹上了一天学。可是因为上学而耽误了割牛草,她怕回家挨骂,放学后便又去田间割草,再等她回到家的时候,天色便已经黑透了。为她的人生境遇,我这里正惋惜着,没想到她竟然又说出了一句令我这辈子都不能忘却的话。她说:“家辉哥,过去的,我们无法逃避。将来的,我们可以自己创造。”

婴儿癫痫发病原因
北京治癫痫方法
癫痫病的注意事项哪些

友情链接:

笃而论之网 | 大便酱色 | 洞穴拼音 | 麦当劳外卖时间 | 随便是什么意思 | 大棚旋耕机 | 杭州烘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