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沃尔沃车怎么样 >> 正文

【丹枫】理想的教师(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滕州中学。聊城最好的私立高级中学。

肖林站在学校门口,看着那些穿着各色短裙蹦蹦跳跳的年轻女生从他身边路过,深深地吸了一口芬芳的空气,满脸陶醉地对自己说:“这是个好地方啊,可算是找对地方了,哈哈。”

整整自己有点旧的白衬衣,从左边的口袋摸出一副白色的眼睛带上,拿出手机照照自己的五官、发型,确定没有不明物体,自己都忍不住赞美道:“一表人才啊。”

一个干瘦的中年人小跑着过来,从肖林身边穿了过去,又回来,疑惑地问道:“你是肖林老师?”

“我是。”

“真的是你啊。”陈经满脸不肯相信的样子,虽然是说让他来接一个年轻的老师,可是这也年轻得过分了吧,简直就是一个不足二十的小伙子。他要是站在讲台上讲课,让下面的那些兔崽子怎么接受得来嘛。

“你比老师还老哦。”这句话成为了滕州高中最恶毒的笑话。

“如假包换。”肖林微笑地说道。

“我是校长办公室的陈经。”陈经再次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肖林,排除了这是一项恶作剧之后,说道:“校长有请。”

肖林打量这间明亮而又素雅的办公室,心里确定了两件事,一是这学校很富裕,老师的福利待遇都很好。二是,这个校长是个女人。

校长不在,那个带他进来的瘦子就他倒了一杯茶水,就急急忙忙地离开了。一个人独守空房,不免有点期待这个校长。他便在办公室打量起来。看到那盆矮子松,丝毫没有修剪,长得乱乱的。再三犹豫,还是忍不住拿起剪刀修剪起来。满地的碎叶,好像肖林跟这矮子松有仇一样。

王霞推开办公室的门,看到一个陌生的男子正在对自己最钟爱的盆栽大下杀手,突然之间脑部充血,脸色却是怪异地苍白,急忙喝道:“你在干嘛?”

肖林全身心的工作被打扰,听到这愤怒到失常的叫声,不由地打了一个激灵,连忙答道,“没没没……”

肖林眼中看到的是一个身穿白色职业套装,惊险高挺的酥胸,浑身因为愤怒而在颤抖的女人。即使她带着黑色镜框的眼镜,看起来有些老气,但也难以压制她那凌厉干练以及那成熟时尚的气质。作为滕州高中的校长,她实在是年轻得有点过分了。

王霞毕业于美国的名校,而且在美国有名的高中执教了几年,不过她也才28岁,因为教学风格大胆多变在美国的高中界颇有名气。

在她读中学的时候就迷上了盆景,这矮子松可是她养了多年最为得意的一盆,本来最近想修剪,可是忙于没有时间,想不到却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把它弄成这样,自然气得火山爆发。

在吼出“你在干吗”这句话后,她便疾步朝着肖林所在的方向冲过去。

走到一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问他“在干吗”他回答“没”这个字眼的含意到底有多么的流氓色情。

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怎么会出现在她的办公室?秘书处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

“快给我住手。”王霞只觉得自己整个小宇宙都要燃烧起来,如果她能变身奥特曼的话,一定把这个无耻下流的歹徒送到外太空让他去和外星人谈恋爱,然后根据他和外星人的爱情故事写一个剧本《来自地球的混球》,在外星电视台播出,保准大火。

肖林住手了。

不过王霞真的不敢冲了。

不是因为她准备和这个男人“有话好好说”,而是,那个混蛋手里挥舞着寒光闪烁的剪刀呢。

“来人啊,保安。”

“肖林,这是我们的王校长。”陈经急忙赶到,在中间做介绍人,看到肖林手里还举着剪刀,呵斥道:“还不把手里的刀子放下。你举着刀子想干什么?想吓唬谁啊?我告诉你,有我在,你就别想动我们王校长一根头发。”

“我又不是理发师,我动你们校长的头发干什么?”肖林解释着说道。“再说,我手里拿着的不是刀子,是剪刀。”

肖林说话的时候,还是听话地转身把剪刀放回窗台上面。

剪刀归位,危险解除。

王霞问道:“谁让你碰它的?没有别人的许可,你怎么可以胡乱碰别人的东西?你有没有礼貌?还讲不讲素质了?”

“是艺术之心,是对美好事物的追求,让我情难自禁,让我忍无可忍地碰它们。”肖林一脸诚挚的看向王霞:“是对作品的加工和完善,是你我喜好的心有灵犀。”肖林耸耸肩膀,看着王霞说道:“对不起,确实是我冒昧了。但是如果你当真喜欢插花的话,你应该能够理解这样的心情。”

肖林又看向陈经,说道:“等到我长成你这样的好身材,我一定会把自己当成个球滚起来。”

“你——”陈经又想发飙。

“看来我面试失败了?”肖林耸耸肩膀,笑着说道,迈步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不许走。”王霞的眼神死死地盯着那盆被肖林修剪过的‘矮子松’,大声喝道。

肖林成为了这所高中的一名语文老师。

正式上课是在第二天,这一大早,肖林就起床准备好上课的东西,今天是第一课,可不能给这些家伙留下不好的印象,不然自己怎么在这高中立足。自小自己就熟练家传的太极功,万万想不到,自己不是去当兵报效祖国,而是在一所高中培养祖国的花朵。自己家族的基因果然是强大,祖父是老师,自己的父亲母亲也是老师,原本坚决不愿意做老师的自己,现在居然也是成为了一名教师。

练过一遍太极拳,收拾好,肖林迈开步子走向了教学楼。不知道学校安排他上的是那个班级。微微的心中有点期待。

到了办公室,见到了陈经。他是主任,安排教学的工作是他。

“肖老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高一年级七班的班主任了,再者,你也是他们的语文老师。”陈经匪夷所思地笑着,好像这是什么圈套一般。其他老师也向肖林看过来,其中七班的英语老师说道:“肖老师,七班的学生有点调皮,你以后可要好好教导啊,李逍遥这个年级第一的可是在你的七班的啊。好友几个比较优秀的学生也在七班,可不要让其他学生拖累了他们啊。”

肖林顿时脸色不大好看,一个班集体,怎么是拖累不拖累的话。不由分说,上课铃声已经响了,肖林走向他的班级。他倒是要见识一下,这七班,怎么调皮了。

推开七班的大门,哗啦一声,一盆水门顶掉下,肖林急忙撑开内力护罩,滴水不沾身。这些学生鸦雀无声似乎这个老师有点不一样。之前没有一个老师躲得过的。

“大家好,我是肖林,以后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同时也是你们的语文老师,初来乍到,做得不好的地方多多指教。”话完,下面的学生却是无动于衷,仿佛就没把肖林当一回事。这个七班。果然是非同一般的。

“李逍遥是哪个啊。听说你是全校的第一。就由你当我们班的班长吧。”肖林道。

“你凭什么当我的老师?”

学生们转身看过去,见到站起来的是那个戴着幅深度眼镜整天捧着线装本《红楼梦》研究的猛男后,眼里都有了兴奋的色彩。

有好戏看了!

李然是个聪明人,但是他却并没有跟着其它的学生一样保持沉默。

有些话别人不说,他来说。有些事情别人不做,他来做。

李然的父亲是《新华日报》的记者,母亲是大学教授,严格意义上来讲,他们家也属于书香门弟。

李然的语文水平非常好,文字功底优秀,因为中考时的语文成绩是全班第一,刚刚进入滕州高中就被任命为七班的临时语文课代表。

他的理想是将来成为一名揭露时弊的记者,所以,他现在像是海绵一样地汲取知识和营养。

可是,学校就给他们派来这样一位语文老师?

“这位同学,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肖林看着李然,出声问道。

“我说,你凭什么做我的老师?”李然直视肖林的眼神,豪不避让。

肖林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他只问肖林凭什么做“我”的老师而不是做“我们”的老师,足见他是一个相当骄傲的家伙。看来他是想要我下不了台了。

“我倒是要看看他能完出什么花样。”肖林心想。

在他眼里,其它的学生是不配和他相提并论的。

肖林倒是对他产生了一些好奇,他想知道这个“让人不省心”的七班到底都有些什么样的怪胎。

“我很好奇,做你的老师需要什么标准?”肖林问道。

李然把手里的《红楼梦》合上,朗声说道:“我的老师要博古通今,广闻强记,正史熟于心,野史鉴其形。社会经历丰富,思想念头通达。并且教学方式创新,不拘泥与常规的教学模式。这样的人才配做我的老师。”

李然的眼睛很是不善地盯着肖林,不屑一顾地说道:“你会什么?”

挑衅!

这是狠狠地挑衅。

赤裸裸的挑衅!

不少学生的眼里有火苗在闪烁,更多人的嘴角在抽动。似乎很久没有这么爽过了,不过他们的眼睛里多了一点对这个老师的期待。或许,他们真正需要的是拥有这样能力的老师。

好玩,真是太好玩了。

他们心里很好奇,想要看看这个娃娃老师怎么应对李然的挑战。

如果他今天不能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如果他不能压下李然这种超级学霸的嚣张气焰,那么,以后他就很难再在这个班级里面立足。那么这个老师就估计不会在七班待下去了,没有这样能力的老师,也不适合待在七班。

连学生都搞不定的老师,谁还会把他放在眼里心存敬畏?

肖林轻轻叹息,眼神扫视全场后,无限感慨地说道:“事到如今,我也没办法再隐瞒下去了,一直以来,我都是个很低调的男人。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枪打出头鸟。我不是一个喜欢出风头的人。”

此时的肖林不去当演员那真的是可惜了。

“但是,既然你们执意想要一个答案,而且师生之间应该有着坦诚交流的和谐环境,所以我决定向你们坦白吧。其实。”

屏声静气,所有人都在期待着。

肖林挺直脊梁,身体笔直地站在讲台上,眼神深邃,剑眉飞扬,一字一顿地说道:“博古通今,广闻强记,正史熟于心,野史鉴其形。社会经历丰富,思想念头通达。我,我就是你们想要的这种老师。我相信我有能力把你们七班待好。”

这是什么答案?

这是答案吗?

这太不要脸了吧?他怎么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

扑哧——有人忍不住笑出声音。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一个小胖子的脸色憋得通红,连连摆手道歉。

这笑声仿佛一个暗号,其它人愣了几秒后,也全都跟着笑了起来。

“肖老师,你不要这么搞好不好?我发现我都有些喜欢上你了。”一些女学生说道。

“肖老师,你别教语文了,来教我们讲笑话吧?”

“真真是太不要脸了,他妈知道她儿子这么不要脸吗?”

肖林也咧嘴笑了起来,说道:“你们都不相信?”

“不信。”众学生异口同声地答道。

“怎么样才能让你们相信?”

“我问你三个问题,只要你能答对了,就算你过关。”李然出声说道。“嘻嘻,你放心,我不会故意刁难你。如果你觉得不公平的话,也可以问我三个问题。”李然讥讽道。

“考试的范围是不是仅限在高中语文知识?”肖林没有丝毫犹豫地问道。

李然冷笑,说道:“你难道只会高中语文知识?”

“我是怕我出题的时候内容超出高中语文知识,你说我作弊。”肖林说道。

“那就开始吧。”李然冷哼一声:“钟鼓除了作为乐器,古时候也指时间,鼓指的是什么时间?”

“黑夜。”肖林豪不犹豫地答道,这个题似乎就像是常识的题了,所以肖林都不用思考就回答了。

肖林能够答对这道题,李然也并不觉得意外。这是常识题,如果涉猎广一些的话,这样的问题对很多人来说都没有难度。接下来李然继续问道。

“我们常说的鸿雁传书源自历史上哪一个故事?”

肖林看向学生们,问道:“你们知道答案吗?”

“不知道。知道也不说。”学生们都用手捂着自己的嘴,生怕自己说漏一样,他们却没有意识到,他们自己也不会。

“老师,别人回答的不算,要算就算你输了。”

“作弊,这是作弊,这是不算数的。”小胖子叫道。

肖林无奈地笑了笑,说道:“我问你们知不知道答案,只是想在你们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说出答案。这样才能显出我比你们强,有资格有资本成为你们的老师。”肖林又自恋了一回。

肖林看向李然,说道:“这句话出自《苏武牧羊》的故事。《汉书》五十四卷。一边说着,肖林在黑板一边写出来。

陵恶自赐武,使其妻赐武牛羊数十头。后陵复至北海上,语武:区脱捕得云中生口,言太守以下吏民皆白服,曰:上崩。武闻之,南乡号哭,欧血,旦夕临。数月,昭帝即位。数年,匈奴与汉和亲。汉求武等。匈奴诡言武死。后汉使复至匈奴。常惠请其守者与俱,得夜见汉使,具自陈道。教使者谓单于言:天子射上林中,得雁足有系帛书,言武等在某泽中。使者大喜,如惠语以让单于。单于视左右而惊,谢汉使曰:武等实在。于是李陵置酒贺武曰:今足下还归,扬名于匈奴,功显于汉室,虽古竹帛所载,丹青所画,何以过子卿!陵虽驽怯,令汉且贳陵罪,全其老母,使得奋大辱之积志,庶几乎曹柯之盟。此陵宿昔之所不忘也!收族陵家,为世大戮,陵尚复何顾乎?已矣!令子卿知吾心耳!异域之人,壹别长绝!陵起舞,歌曰:径万里兮度沙幕,为君将兮奋匈奴。路穷绝兮矢刃摧,士众灭兮名已隤,老母已死,虽欲报恩将安归?

鞍山癫痫病治疗疗法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好吗
承德市癫痫病医院可信吗

友情链接:

笃而论之网 | 大便酱色 | 洞穴拼音 | 麦当劳外卖时间 | 随便是什么意思 | 大棚旋耕机 | 杭州烘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