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海贼王乔巴壁纸 >> 正文

【海蓝·小说】幸福女人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忙碌了小半年的婚事,在磕磕绊绊中被束之高阁。

那天馨怡歇斯的里的闹腾过后,祝焘第一次真正变了脸,一甩门儿走了,而且再也没踏进新房半步,馨怡把房门一锁跑回了娘家。

就说争吵吧,过去也常常发生,每次吵架过后都是祝焘主动让步,甚至有一次馨怡在气头上嚷嚷着:“我们结束吧!以后不要来找我!”祝焘也毫不相让地说:“结束就结束,难不成谁离了谁就不能活了吗?”他们赌气地写下协议,双方签字画押,即使这样祝焘也没熬过一天就来找她了,笑眯眯地哄她说:“宝贝,何苦呢?就算你赢了吧!我可不想让我们的生命白白浪费在语言的纠葛中,人生苦短,我宁愿输掉面子,也不想失去我们原本应该珍惜的感情啊!”

可是这一回不同,祝焘一去便没了音讯,手机也呼叫转移了。隐忍了一个多月,馨怡再也熬不下去了,主动去祝焘的单位找他,单位同事说,祝焘已经辞职了。去了哪儿?没人知道。

那一刻,馨怡仿佛掉进了冰窖,浑身上下都拔凉拔凉的!她气急败坏地回到新房,把自己摔在梦幻型“蓝色多瑙河”床垫上,痛不欲生地号啕大哭起来。

清冷的月光透过抽纱窗帘,洒下一地极淡的青色,像是上好钧窑瓷薄薄的釉色。微风摇曳着窗外的树枝,在房间里投影下斑斑点点,布满了伤残的感觉。迷离的光线给屋中的家装家俱蒙上一层纱样的轻雾,无法让人真切地感受到欧式古典风情以及梦幻色彩的经典雅致和美轮美幻。馨怡把自己掩埋在这到处充萦着人民币味道豪华装潢的空间里,心灵却在一片狼藉中陷入了痛苦和迷惘。

近些年,馨怡就好像活在一个梦幻世界里,她喜欢用电影的情节,小说的情节,甚至自己梦中的情境铺排生活。她常常渴望营造一个自己都说不清的物件或场景什么的,横看成岭竖成峰地设计一番,为了达到她心中幻景的“完美无疵”,她常常鸡蛋里挑骨头,使参与者无所适从。甚至,她喜欢了某样东西,又未必肯定其美好,也以挑毛拣刺的形式获取认可和共鸣。祝焘对馨怡的性格是了解的,也是习惯的。馨怡记不起他们在一起的日子里有多少幸福的回忆,但她依稀能记起每次发生矛盾后祝焘那一幕幕温柔的妥协。馨怡会因此而获得满足,感到幸福。她想:一个人,只有遇到他的最爱,才会在关键时候作出让步。在某种意义上讲,馨怡将对方“妥协”作为爱情的试金石。

如果他们的恋爱不进入婚姻殿堂,爱情的可塑性或许还可以具有超现实的梦幻色彩。但是,英国大文豪莎士比亚说过: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在这个问题上馨怡和祝焘绝对一致的对莎士比亚崇拜着。结婚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光,也是矛盾的易发阶段,他们在筹备婚事过程,梦幻与现实的摩擦多了起来。

新房装修,她说:“祝焘,我要把咱们的新房装修成一个梦幻空间,……”她在浴室镶嵌上雷诺阿的《大浴女图》,客厅、卧室里装了一些前卫的绘画和饰物。祝焘可没她那么新潮,怕同事们嘲笑,就极力反对。她反驳说:“这可是世界名画哦,有没有品位啊?让你边洗浴边看美女,还不美死你呢?”

婚礼策划,她说:“祝焘,我要把咱们的婚礼策划成一个梦幻婚礼,……”方案总难以与她的幻觉相吻合,婚庆公司换了一家又一家,方案淘汰了一份又一份。在她换第十家婚庆公司的时候,祝焘很不耐烦了:“你想要策划一出嫦娥奔月啊?我看地球快容不下你了!”

馨怡热衷于制造“爱情浪漫”和“终极关怀”,显示着超凡脱俗、与众不同,这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可是,她无法理解和懂得爱情里的冲突,正是由这些习惯渐渐累积造成的,因为爱彼此忽略了一些不适应的习惯,可以选择隐忍。但积沙成塔,终会阻碍彼此眺望幸福的视线,或者终有一天,沙塔也会垮塌。

最不能让祝焘忍受的是馨怡的梦幻带来的排她性,这让祝焘感觉到被爱的束缚与恐惧。

“宝贝,婚后把爸妈接来一块儿住吧。他们辛苦了大半辈子,我就想让他们在我们身边安享晚年呢!”

“你能不能别那么老土,现在有谁还‘四世同堂’啦?我们可以给他们请保姆,这也算孝敬了嘛!”

“你懂啥叫天伦之乐吗?你一定不懂,因为你还不是母亲。”

“我懂!天伦之乐就是把你的爱分享给父母,给儿孙。我不要这样,我不容许,我受不了!我就是要让你百分百地爱我一个人。这是我们的二人世界,是我们的私密空间,我不容许外人闯入!”

“说什么呢?他们是我父母,怎么成外人了?”

“反正我不管,我就是要绝对独立的,相依为命的二人世界。以后少给我提这事!”

“有你这样的女人吗?简直是不可理喻!”

“怎么对老婆说话呢,有点绅士风度好不好!”

“既然你认为我没风度,那么分开好了。”

“砰”的一声,祝焘甩门而去。馨怡并没有意识到,是她一个不留神将祝焘推到了门外。

我只是想好好过我们的“二人世界”,我错了吗?我只希望我们永远生活在浪漫中,我错了吗?我只渴望与自己最爱的人长相厮守,我错了吗?我只是认为爱是不可以分享的,我错了吗?我是女人,我向往时尚,我喜欢把自己点缀得光彩照人,我渴望一段浪漫的情缘,我期盼在红尘深处与你共同演绎一场最壮丽的爱情故事!这一切,我都错了吗?祝焘我是爱你的,那些如痴如醉的缠绵,那种心无旁骛的爱恋,实在让我太贪恋了,我真的真的不能失去你!

馨怡似醒非醒地哭着回忆着,她感觉自己已无力挽回梦幻般的幸福。一种莫名的虚空感涌上心头,仿佛整个人都被掏得空空的,再也无法填满,甚至她感到自己透支的所有幸福都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二】

手机响了,一定是祝焘打来的!她不相信他能忍心看着她这般痛苦,更不相信他真的会舍得离开她。她想,接通电话后对着他是悲痛欲绝的号啕大哭?还是痛快淋漓地责备咒骂?或是苦苦地哀求让她原谅自己。这时她来不急多想,慌忙不迭地翻身下床,冲到客厅抓起了手机。

“馨怡,有日子没听到你的声音了,啥时喝你喜酒啊?等不急了我!”电话是李爽打来的。

“人都失踪了,我结黄婚啊!”李爽的问讯将馨怡满腹委屈又一次顶出喉咙,她冲着电话那头的李爽哇哇地大哭了起来。

“乖宝贝,莫哭啊!你俩是怎么回事?都要结婚的人了,玩什么失踪?出来,出来,老地方见,让姐姐给你支个招!”

李爽是馨怡的大学同学,她俩再加上洺慧是大学期间学校出了名的“三朵玫瑰”。红玫瑰李爽,激情似火,是个乐天派的女孩。她在三人中是大姐,却长着一张天真顽皮的娃娃脸,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总给人放电般的魅惑,她笑起来甜甜的,嘴角处两只小酒窝忽隐忽现,像个快乐的天使。二姐白玫瑰洺慧,温文尔雅,是个低调稳重的女孩。白白净净的脸上有一种玲珑剔透的秀气,坦露的肌肤很难找到一丝瑕疵,她为人谦和,从容大度,在她文弱的外表内有一颗抵御花花世界浮华诱惑的心,她仿佛永远生活在一个宁静的世界里。紫玫瑰馨怡,忧郁梦幻,是个爱做梦的女孩。她清雅灵秀,精致的五官象混血儿一样奇特而夺目的美丽,她有十足的小资女浪漫新潮气质,常常游历于虚无飘渺的梦幻世界,而她的美轮美奂又常常难以与现实时空对接。

玫瑰三姐妹是同班同学,又同住一个宿舍。她们三人有一个共同的异性朋友,就是祝焘。这是在上大学时候的事儿。

夏日周末,欧丽亚商都开业典礼优惠大酬宾,据说还有青年服装(形像)设计大赛获奖选手免费为顾客作形像设计,这等好事自然落不下玫瑰三姐妹。

要说这八零后、九零后的美媚们真比早些年的女孩爱美得多,这年头有个很时髦的字,叫做“淘”。说不准是“淘宝网”借鉴了市场上流行的“淘”风,还是追潮者对网络时尚创意的引申。逛商场的女孩,并不一定需要什么或缺少什么,她们一有时间就拉着自己的死党,三五成群地从这家商场又逛进那家商场,逛商场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在闲逛中“淘”得一些自己喜欢的衣装服饰,或者先前早已看好,专等到活动打折让利时再把它“淘”回家。

三楼女装专卖一个最撩眼的品牌专柜旁,挤满了如花似玉的少女们,当然也有为数不多的中青年妇女点缀着女性的多姿多彩。这些女孩抑或女人们,爱美却又找不到适合自己风格的型格装扮,这样的活动对她们来说无疑就是一种诱惑。

设计大师们并非在“画饼充饥”,他们依据少女或女人的形体、肤色和气质,为她们型格装扮,全方位包装,并且所选的服装乃至搭配饰物商场一应俱全,大家不用挨个柜组去试装,尽可按照设计师及导购员的“帮办服务”,购回美丽合体而称心如意的服饰。

这是一个令美媚们神往而魔幻的过程。化妆师、设计师们为素面就坐的女子妆点拍照,尔后使用电脑服装设计专用软件,介入电脑内存的服装饰物图库,进行筛选和调配,同时把设计师的艺术梦幻与审美智慧融入在一幅幅精美的图片上,瞬间功夫将一个普通的女孩带进了梦幻的世界,她们惊喜地发现自己有电影明星般的光彩照人,有时装模特般的华丽多姿。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媚抑或女人们被刺激、被蛊惑、被怂恿着释放着消费欲望,从而尽其可能投入消费,并沉浸于消费的快乐之中。

三姐妹貌似来晚了,排到了二百多号,估计轮到她们,商场也该打佯了。看来真动心让自己玩一把“明星大变型”是没指望了。她们感觉特别遗憾,犹豫不决地站在人群外,不舍离去也无法近前。

“美女们,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一个很帅气的青年男子走了过来,指着胸前的工作牌自我介绍道:“我叫祝焘,是商场女装柜组的特聘经理。”

“你们的设计师是不是太少了点,既然商场搞活动就该尽量满足顾客,你说是吗,祝经理?”当第一眼看到了祝焘,李爽就莫名其妙地产生一种亲切感,仿佛他们的距离瞬间便拉得很近,言辞话语中有了几分撩拨熟人的味道。

“呵呵,这几位设计师可是大赛的前三名呢!倘若随便拉几个滥竽充数,恐怕也对不住你们如花似玉的容颜哦!”祝焘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别尽捡好听的忽悠我们!你不是说可以帮忙吗?让我们插个队好了。”馨怡是渴望这次机会的,虽然她热衷于写真,但还没遇到过一位真正的形像设计师指点一下自己的审美品位呢。

“插队可不行!要不这样吧,我来给三位美女设计如何?”祝焘一脸的自信和诚意。

三姐妹似信非信地看着祝焘胸前的工作牌,心想商业的铜锈与艺术的多彩是无法划等号的,其品位也相差甚远的,商人的“艺术”保不齐就是一个“套”呢!

“你?行嘛你!”馨怡有点儿怀疑。

“试试吧!”祝焘诡秘地一笑。

“嗯。好吧!”像似有一种魔力,尽管三姐妹内心百分之百地不信认,但依然跟着祝焘走进了工作室……

原本只是来凑个热闹,或“淘”点打折商品,并没打算“全副武装”地装扮自己,却一不小心跌进了这位商场特聘经理设计的“美丽陷井”。

走出商都,天色渐渐由明亮变得昏暗,一阵微风沙沙刮过,轻轻撩拨起行人的衣裙,戏弄着路边的枯叶,几颗豆大的雨滴滴落下来,一忽而便连成了一串。夏季的大雨,说来就来,让人没有丝毫准备,此时正值人流高峰,商都门前的公交站点凉亭里挤满了等车的人群,更多的人挤不进去,任凭大雨砸落在脸上、身上。

这时,天彻底暗了下来,欧丽亚商都门前雨声、车声、人语声喧闹鼎沸,路灯、车灯、霓虹灯交相辉映。几趟公交车停靠在站前,姐妹三人都没能挤上去。

“都等了快一个小时了还没坐上车,真急死人了。”馨怡焦急地说,“我们打的回去吧!”

“想的倒美呢!这个时候‘的士’比公交车还抢手,你看你看,那车没停稳就有人拉车门了。”李爽指着一辆“的士”说。

“你们说咋办嘛?姐姐们!咱总不能就在这儿等着当落汤鸡吧!”

三姐妹正焦急万分,一辆乳白色宝马E92停靠在距她们不远处的“的士”停靠牌下。

“喂,三位美女请上车吧!”祝焘摇下车窗向他们打着招呼。

【三】

傍晚,玫瑰三姐妹在校园的小树林中散步,她们边走边说着体己话,新结交的朋友祝焘便成了她们议论的主要话题。

“姐们,你们说那个祝焘怎么样!”馨怡问。

“他很有能力和魅力哦!可堪称80后超帅钻石王老五。”李爽毫不掩饰内心对祝焘的喜欢。

“我也觉得祝焘很不错,算得上80后中的骄骄者,他的成功是因为他在产品定位方面有着超人的识别能力。”一向很少议论人好坏的洺慧,第一次对一位帅哥作出了较高的评价。

“嗨,遵循个人隐私及时报告的原则,我得给你俩交待个小秘密。”李爽突然神秘兮兮起来,话到嘴边却又打住,拉了个很长的过门:“不过嘛,现在说恐怕还不是时候。”

“别卖关子,快说,快说!”馨怡把手伸进李爽的胳肢窝,李爽最怕痒痒,只要手到她立马就会招供。

河北好的癫痫病医院怎么选择
治癫痫得好医院
为什么画面闪光会诱发癫痫

友情链接:

笃而论之网 | 大便酱色 | 洞穴拼音 | 麦当劳外卖时间 | 随便是什么意思 | 大棚旋耕机 | 杭州烘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