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黑丝长腿女教师 >> 正文

【江南小说】等待的女人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等待,是一种美丽的情愫。

等待是一种坚守,等待是一种坚韧,等待是一种宽容。

任何一种等待,都是一种漫长而曲折的过程。

——题记。

1、

柯南躺在床上,几天几夜没合眼了。调动的事真是令人折磨不透,宛如西边的太阳东边的雨,一会儿阴一会儿晴。为了调动,这几天她伤透了脑筋。本以为一切顺利,按理说盖好章事半功倍,但往往事与愿违。

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

柯南为了商调函上的三个章,她从南到北,又从北到南地跑,再说两个城市来回地跑,也要五六百公里,就车费都花了上仟块。现在就差一个章,为了这个章,于2006年7月15日,她和爱人再次从L市往QZ市赶。这大年大节的,他们俩根本没心思过节。前二天,刚刚从这回去,没两二天功夫,又回来了。

当他们再次走进教育局人事股办公室时,见是他们,黄股长愧疚地笑,“你们来了,不好意思,拖你们那么久。”

柯南本想说点难听的话,却被爱人扯着衣襟,然后面带笑容向黄股长说了声,“感谢黄股长,有劳您了!”说着向黄股长告辞。

他们拿着函,顺利地从教育局出来。

“为了这章,害得我们来来回回地跑,真折腾人。”柯南心里说不出的欢喜但也埋怨地说。

“谁叫你家没有强力的后盾。”枫也跟着埋怨起来。

“有后盾又能怎样?我可不想求人家,你不是也领教过了。”柯南左哼右哼地一肚子气。

柯南口中的后盾到底是谁?其实这人不是别人,区教育局的二把手,姓曾名扬,是她的侄女婿,娘家侄女的爱人。论辈分他们叫柯南是姑,论年龄他们比柯南大十岁,论工作关系,他是上司,而柯南是下属。按情理来说,长辈求晚辈办事,也得给个脸面。且说这是他的管辖范围,按理说办这种事没有什么困难,可他就是不情愿伸出慷慨之手。

十天前,柯南与她的爱人曾经到过他的办公室,当时枫还递了芙蓉王给他。他连正眼都没看他们一眼,烟也收了,然后说等领导班子先讨论再说,大概也需要二十来天的时间,叫他们回去慢慢等,然后就把他们的函给搁置在那里。

柯南本想不去求他的,当时没办法只能听父亲的安排,她不得不去碰个鼻子灰,明知道这鼻子灰是吃定的,可还是去碰了。

“这教育局的二把手,又是亲戚,为何不愿帮你?”枫问柯南。

柯南说,“说来话长,我也不懂从哪里开始说起,还不是娘家那边的事……”

2、

再说柯南及娘家与他们有什么过节呢?

主要原因是柯南的父亲与他岳父之间曾经有过磕碰,他岳母知道柯南要调动,就吩咐其女婿说,“凡事是柯老大家的事,你们都不许帮忙。”

这柯老大是柯南的父亲,平时为人耿直,且是全村人公认的。只是柯天却处处与他为敌,柯天是曾局的岳父大人,品性不是很好,脸上长着一双贼眼,平时总是仰着头走路,从没给谁好脸色看,这也是全村人公认的,再说他的曾祖父是地主,因此他的后代也不应该好到哪里去。且说这柯天曾经为了占柯老大家的一块地,扬言要打死柯老大。

可柯老大说那块地是我们的,你们不能强行占去,再说那是三角地,走路都经过那里,如果你们占了,以后路面就更窄了。他们为了占这地,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处,只是用来装些猪粪牛粪罢了,他们见柯老大不同意,怂恿自己的儿子还有自家的几个兄弟说要铲平柯老大。柯老大是本村小学的老师,他拍着胸脯说:“身正不怕影子歪,有种你们就出手,我谁都不怕。”可能见自己没理,后来柯天也不敢出手,但一直与柯老大一家相处不是很好。这不,相隔几十年了,面子就像晌午的太阳高高在上,就好像天下是他们家的。因此这两家人一直没有来往……

其二是三年前的一次首届英语培训,记得那次英语培训后,局里决定开了个庆祝宴会。

当时曾局长并不认识柯南,但柯南却认识他,只是当时她并没想到处境令人如此尴尬。

记得那时,班长绕过餐桌来到柯南的面前,“柯南,你是班组织推选出最优秀的教师代表,你现在的任务是请曾局长跳一支舞。”柯南本想推辞说自己不会跳舞,可哪容得她解释,她被班长推到了曾局长面前。没办法,她只好面带微笑邀请曾局长共舞一曲。

这首届英语培训,是召集全区中小学最优秀的英语教师参加培训,被选出的英语教师一共三十多位,他们来自各个城区及乡镇的精英,而柯南就是其中一位代表。其实这次舞会,很多人都想借此机会巴结局长大人,只是机会难得,却给柯南占了上风,没有办法的姐妹们只好叹气自己的美貌不如人。

此时,曾局长眼前这位女教师清纯得可爱,一张苹果脸,充满着青春活力,一束微卷的马尾巴在眼前摇晃,深深地吸引着他。在若隐若现的霓虹灯下,柯南被紧紧地搂在怀里。她感觉自己腰部上的手不自觉地骚动起来,她感到眩晕,甚至到想吐。

因此柯南借身体不适,试图离开。可这个曾局哪给机会?他拉着柯南的手,并说,“以后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共舞一曲,你的身段那么美,不跳可惜了,年青人多参加这样的舞会。”

没办法,只好与他再次滑入舞池。在美妙的音乐声中,柯南借故不会跳舞,胡乱迈着舞步,可这刚好中了曾副局长的下怀。

再说这个曾副局长是个猎艳高手,哪给柯南逃离的机会,他对着她的耳边细语地说,“让我托起你的手,跟着我走就是了。”然后趁机把柯南的腰搂得更紧,借此机会他的手掌不由得从上而下抚摸着,然后闭着眼睛沉浸其中,借助霓虹灯扑朔迷离,他再次拥紧柯南,并把男人的尤物顶住她的下身,隔着衣服磨擦着她。

柯南见他越来越过分了,没给他任何机会并骂道,“你这个色狼,竟敢非礼姑奶奶。”没说完又“啪”一声打在了曾副局长的脸上。

那个曾副局长捂住被突其而来的一煽耳光怒吼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又能怎样?”柯南生气地说,“你再敢动手动脚,小心我开门出去把你的丑闻给抖出来,你信不信?”柯南厉声说道。

“算你狠!”曾副局长见就要到手的鸭子飞了,他不心甘,但如是被她这样抖出去,自己的乌纱帽就不保,只好放她走。

在走出去之柯南又折回说,“别忘了,你是我们柯家的女婿,我看你是侄女婿的分上,不跟你计较,你好之为知……”

说完“砰”地一声关着门走出去。

……

以上这事加上其岳母的特意交代,姓曾的是不可能出手帮助那个曾经煽他一巴掌的女孩,他始终耿耿于怀。

且说柯南也是个犟强的人,当时走出他的办公室就发誓过,“难道没有你,就不相信我走不出这大湾村?”

3、

不是事出有因,柯南夫妇怎么白白跑了很多冤枉路,也难怪柯南还不解气,虽然她的命注定一枯一荣,坎坎坷坷,大起大落。但她人缘很好,性格善良,走到哪,哪怕认识和不认识的,都有贵人帮助她,你看她还在喋喋不休地与爱人一边走出教育局大门,一边谈论黄股长和那色狼。

柯南说,“要不是彭老师,今天我们是不可能顺理成章地拿走这函。”柯南终于松了一口气说,“你看那骚婆娘,一眉一弯一眨眼,可能和那色狼还有一腿,还说没好意思拖我们那么长时间……记得上次可不是这样的。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嘴边压住一杆笔,不理不睬地还说要等领导班子讨论通过才行……”

“是呀!彭老师看在是学生的分上,才出手帮我们一把,要不,我们甭想了……”枫也在叹气地说。

“按理说,我们调出来了,没理由卡我们的。”枫一想到这又生一肚子气。

‘还不是想要“那个”……’柯南拿出手指比划着。

“想要钱早说,何必拖延我们的时间。”枫更生气地说。

“你以为人家是猪脑,不明不白,又不是熟悉的人。”柯南与丈夫讨开了。

“别提那婆娘,一提我就生气……我们得赶去人事局,还有一个盖章没盖。”枫催着爱人说。

“这章倒没有什么?”柯南轻松地说。

“你怎知?如果像这次那样卡我们十天八天,今年我们不用调动了。”枫又担心起来。

“你放心就是了!”柯南催着爱人开车直往人事局。

当时人事局在板岑路口,从教育局到人事局也要五六公里,他们十分钟就到了。

而人事局整个办公的地方不是很宽,一共六层,每一层的楼梯都占去了一半,枫和柯南小心翼翼地走上楼梯,生怕走错又得重回。再说柯南初次光临人事局,在来之前她已经向同事打听好办公是在六楼,因此她一边看标志一边往上爬。

“这人事局也真是,办公的地方非得安排在六楼,害得我们爬得气喘吁吁。从一楼到六楼,虽说不高,可楼梯窄得像天梯。”南儿捂住肚子一边爬一边说。

“你就慢慢爬吧!不让你吃点苦,你以为这章那么容易盖。”枫逗着她说。

“你这没良心的,到底在帮谁说话,是不是巴不得我调不回去?如果是的话,我现在就撤,因为长时间老婆不在身边,你可有更多的机会在外面泡妞。”柯南喋喋不休地骂道。

“老婆,我有这个胆可没这个心呀,你冤枉我啦……”说着趁机搂着老婆扶上楼梯。

“知你没这个胆,如果有,早点说,现在搞调动,等调动办妥了,老公跟人家跑了,这钱花得冤呀!”柯南搂着自己的爱人故意生气地说。

“你还不知你老公的品性,亏你想出这馊主意。六楼到了,少说废话。”枫指了指六楼的标志说,然后脸红地扯下南儿的手。

4、

他们上到了六楼,然后到前台打听局长办公室在哪里?

办事人员指了指往南的通道,说:“从这里过去的第四间就是。”

柯南道了声“谢谢!”就和爱人走过去。

来到局长办公室门口,只见里面一位身材体胖的中年男人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报纸。这时南儿没敲门,蹑手蹑脚走过去,没等黄局长抬起头,柯南就抱着黄局长说,“表舅,很久不见,南儿可想你了。”

“哎^呀^呀!什么风把南儿给吹来了,来不先打个招呼……”说着彬彬有礼地站起来抱了抱南儿。

“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南儿没大没小地说。

“南儿能有什么事相求,这可不是你的风格?”黄副局长乐呵呵地说着走过去倒茶水给南儿和年青人,然后他看了看一直在旁边不吭声的小伙子,他划了划南儿的鼻子问到,“你这丫头就没礼貌了,也不给表舅介绍介绍。”说着他指了指李枫。这南儿嘴里的表舅,他姓黄名科,目前是人事局副局长,专管人事,因此全区人事调动,全部掌握权在他手中,因此南儿这次调动,肯定不用说了。

“对了,忘了给表舅介绍,这是我男人,那年你不去参加我的婚礼,还好意思问。”南儿逗着表舅乐呵呵地介绍。

“失礼……失礼呀……”说着与李枫握起手来。而李枫也笑迎了上去握住表舅的手,笑着赔礼道,“都是南儿的疏忽,她没提前给我打个招呼,请表舅不要介意!我也是第一次见过表舅,见到你很高兴。”说着瞪了一眼南儿,意思说回家再收拾收拾她。

“见到你也很高兴,来,坐下慢谈。”说着请李枫坐在旁边的软皮沙发上。而南儿昂着头坐在表舅腿上撒娇着。

李枫扯下南儿,示意她坐在旁边。

黄科看着这两口子还蛮恩爱的说,“从小她习惯坐在我腿上撒娇,我把她当亲女儿看待,这没什么。”又乐着拍了拍南儿的肩膀。

“这是办公室,外人看到不好。”李枫扫了一眼自己的爱人。而南儿知趣地坐在表舅旁边,然后向自己爱人吐吐舌表示抗议。

看着这一对宝,黄科局长打岔地问,“说吧,有什么需要表舅帮得上的地方,请尽管说。”

“这个忙你不帮也得帮,你不帮的话,南儿可又碰鼻子灰了。”南儿又撒娇地说。

“表舅是那种人吗?怎么,哪又吃亏了?”黄科关心地问。

“还不是调动的事。”说着从包里拿出商调函递给表舅。南儿把这一路来的委屈给表舅倾诉出来。

黄科局长看了看申请表,“不就是盖个章嘛……让你受委屈了,你也不早说,这有什么难的。”然后拿起电话拨给属下的黄副主任,“喂,黄聪吗?你到我办公室一下。”说着就挂了电话。

黄聪是黄科的专职秘书,只要黄科平时不在,人事方面都是他打理。要是不熟悉的人,他得按正常程序办事。

不到两分钟黄聪来到黄科的办公室,很有礼貌敲门进来。他直走到黄科面前问,“黄副,有何吩咐?”

黄科递了份材料给他并吩咐到,“拿去盖好章,并附上一份函。”黄聪拿着材料出去了。

“对了,表舅,姑妈现在还好吧?南儿问起了家里的情况。

“她身体还好,可现在不在家,去你二姨家散心去,整天呆在家里也是闷着,前一个礼拜你二姨回来接她,要是你提前一个礼拜来,还见到她。”黄科看着南儿说。

正说着,黄聪走了进来,把盖章好的材料和一份函递给黄副局长。黄科看了看材料,见没缺什么就递给南儿。

“如果以后还需要表舅帮忙的地方你尽管说。”黄科再次强调。

“多谢表舅,李枫,你看,有亲戚办事,速度就是不一样!”说着又抱了抱表舅,“如果不是急着赶回去办事,我还想去看看舅妈和表哥,挺想他们的。”南儿说着眼光湿润起来。

癫痫早期症状有哪些
成年癫痫病会遗传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案有哪些

友情链接:

笃而论之网 | 大便酱色 | 洞穴拼音 | 麦当劳外卖时间 | 随便是什么意思 | 大棚旋耕机 | 杭州烘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