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喝酒吐了吃什么 >> 正文

『流年』狗尾草之歌(小说)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狗尾巴草是荒郊野外垃圾堆上生长的一种野草,这草的上端是一个长条形的毛茸茸的如狗尾巴的小球,下端被一根细长的小茎支撑着,在风中摇摆,显得单薄而悲悯,孤独而无助。但这种草耐干旱,耐瘠薄,耐烈日,命苦而懂礼,总是频频地向过往的行人鞠躬点头,它不是在向人们哀求,而是在向人们表达内心的真诚。中国善良的老百姓,在城市工地拼命干活的民工的命运与性格与狗尾巴草何其相似。我写的就是这样的一对贫贱而坚强的打工夫妻,他们用自己的生命谱写着一曲悲悯而沉重的狗尾草之歌。

2011年1月,武汉市同济医院外2楼22屋一病房里,打工妹尹华梅用塑料制的马尾巴草编成花环,戴在丈夫马燕清头上,因为是冬天,只有用塑料的狗尾巴草来编制花环了。见是马尾巴草,马燕清憔悴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尹华梅俯在丈夫的身边轻声地说,等你病好了,我们春天还到山上去欣赏狗尾巴草吧。

两个月前,夫妻俩还在广东汕头打工,过着艰苦但又平静的生活。正当两人想全力以赴打工赚钱,补贴家用时,丈夫却被诊断为扩张性心肌病,需要做心脏移植手术。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难,尹华梅竟然瞒着丈夫和家人,独自承担换心所带来的生命、债务和心理的巨大风险和压力,走向一条含泪救夫的漫漫艰辛之路。

(一)

2010年10月的一天下午,在广东汕头打工的马燕清和尹华梅夫妇在工厂附近的荒地里游玩,这是一个新开发区,因为土地长期闲置,地上已长满了各色杂草,特别是长在草丛里的狗尾巴草,在野草丛中鹤立鸡群,出类拔萃,显得既高大又坚强,草是白色的、毛茸茸的草花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明晃晃的光。马燕清夫妇在这块荒地上嬉戏着,工厂一个月才放两天假,如此阳光明媚,难得心情放松,他们在草地追打,好像又回到了在农村里的初恋时期,那是村野里的浪漫啊。玩了一会,马燕清忽然觉得胸口有点疼,于是便在荒地上躺了下来,想休息一会儿,这时尹华梅正玩在兴头上,却不依不饶地扯了几根狗尾巴草在马燕清耳边细细地抚摸着,让他睡不安稳。妻子的亲昵却惹怒了马燕清,他忽然大叫道:“别闹了,不知怎么啦,我胸口好疼。”尹华梅于是把丈夫扶进了职工宿舍,让他躺在床上。这时,马燕清的胸疼突然加剧起来,在床上大口喘着粗气,尹华梅吓坏了,用手轻轻抚摩着丈夫的胸口,想让他的呼吸平稳起来。但马燕清的气喘却越来越急,尹华梅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便叫了平常相好的同事王松,找了一辆农用车把丈夫送到了当地的民生医院,进了急诊室。

急诊室外,尹华梅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希望丈夫是一种常见的小病,并且能很快好起来。但是,不知为什么,好像有一个不祥的预兆忽然蹿上她的心头,她无法想象将来会发生什么,眼泪只是簌簌地往下掉……

马燕清和尹华梅同住在湖北赤壁市的一个小山村,尹华梅生于1973年,比1974年生的马燕清大一岁,两人是通过亲戚介绍认识的。尹华梅看中马燕清老实、可靠、有安全感;马燕清欣赏尹华梅的清秀、贤惠,会干各种家务。他们从初次见面的羞羞答答,到后来相互了解,成为了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同所有农村青年一样,俩人的约会场所常是屋后的荒山野岭,在僻静的草地,除了绿油油的小草,就是一丛丛疯长的狗尾巴草,狗尾巴草卑贱而高昂,倔强而有礼,它们在微风中相互点头,相互致敬,显得相敬如宾,她们真是草根爱情的象征啊!两人一边在荒野漫步,一边情语喃喃,好不潇洒快活。马燕清时常会随手拔出几支狗尾巴草的草芯,然后朝空中抛去,这时尹华梅嗔怪道:“瞧你这人,一点爱心都没有,就会破坏花草。”马燕清一听乐了:“你这就不懂了,马尾巴草的生命力很强,只要不把它连根拔起,它仍然能长出新芽,只要它的枝条接触地面,它就能顽强活下去!我们农村人,就应该像这马尾巴草一样,能在各种艰难的环境中生存。”听了这一番话,尹华梅更加从心里佩服马燕清,觉得这样能吃苦又通情达理的男人,才是自己坚实的依靠。马燕清常会用狗尾巴草编成各种美丽的“花环”戴在尹华梅头上,送给尹华梅当礼物。狗尾巴草成了他们爱情的信物,也是他们坚强性格的象征。

1994年,两人爱情水到渠成,结为夫妻。1995年,生育了一个儿子。1997年、1998年,赤壁地区连续遭受水灾,湖堤决口,淹没了大批田地和房屋,马家在洪水中损失惨重,稻田颗粒无收,房屋摇摇欲坠。为了重建新屋,改善生活状况,两口子决定南下广东打工挣钱。

他们开始在东莞打工,由于文化水平低,他们只能做粗活,为了赚钱,什么活都干。尹华梅先后进了制衣厂、制鞋厂、塑胶厂,马燕清主要是在建筑工地、搬运码头从事重体力活,一天工作10多个小时,不怕苦累。两夫妻各自住在厂里的集体宿舍,一个月难得见上一面,那时两人买不起手机,平时通不上话,两地牵挂,相互思念。马燕清深深明白,为了这个家,他必须像狗尾巴草一样,迅速在工地生根发芽,赚到更多的钱,让穷困的家富起来,夫妻感情才能巩固。尹华梅也与丈夫一样在厂里埋头苦干,把对丈夫的思恋埋藏在心底。从工厂到食堂的路旁有一个小土堆,土堆上长满了狗尾巴草,想丈夫的时候,尹华梅会随手扯上几支狗尾巴草,让草花在脸上滚动着,那种痒痒的感觉,让她好像又找到了与马燕清在一起恋爱亲昵的感觉。

2005年,尹华梅又生下了一个女儿。生下孩子后身体一直很虚弱,不能再外去打工,为了养家马燕清独自南下。为了省钱,马燕清戒烟戒酒,一年到头舍不得买一件新衣,得了小感冒,药也舍不得吃,广东医院收费比家里高,他很少进医院,常常是带病上班,出一身大汗,病就熬过去了。每月千多元工资,他常常一分不动寄回家。看着丈夫这么节省,尹华梅非常心疼,她常常在电话中叮嘱丈夫要保重身体,该花的钱还是要花,身体是最大的本钱。可是马燕清却为了让家人过上好日子,长期劳累不休息,弄得身心疲惫不堪。为了减轻丈夫的经济负担,2007年,尹华梅和丈夫又一起去广东汕头打工。在汕头两人也过着分居生活,每个月只能见一次面。

2009年,汕头地区工人们的生活环境有了一定改善,夫妻俩也在同一家工厂找到了活,住起了工厂提供的“夫妻房”,夫妻房虽小,但总算在广东有一个属于两人的爱情小巢。可就在两人想编织属于自己的爱情童话时,马燕清却出现了胸口疼痛,病情未卜。这病能好起来吗?尹华梅心里五味杂陈,风雨同舟的患难爱情面临着汹涌大浪的冲击。

(二)

狗尾巴草的生长不择土壤,民工也像草一样待自己很刻薄,即使病了,最心疼的还是钱。

马燕清在民生医院,医生开始诊断为胃炎,需要住院治疗。各项检查再加上医药费,共花了700多元,马燕清一看账单,吓了一跳,这可相当他半个月的工资呀,想到这里,他急忙拉着妻子说要回去治,拗不过丈夫,尹华梅只好于2010年10月带丈夫回到了老家赤壁。回到老家后,马燕清不愿住院,只从诊所里拿药回家吃,在家静养。为了不耽误尹华梅上班,马燕清劝尹华梅仍回汕头打工,让母亲在家照顾自己。11月16日,尹华梅带着牵挂眷念的心情,依依不舍告别丈夫,回到了工厂。

12月,马燕清病情恶化,家人只好把他送到赤壁市人民医院,在赤壁市人民医院,初步确诊为扩张性心肌病,需要做心脏瓣膜移植手术,由于手术难度大,主治医生建议马燕清转到武汉市同济医院心胸外科。20日,家人把他送到了同济医院。母亲张兰香听说儿子要做瓣膜移植手术,吓坏了,老一辈人观念陈旧,她认为心是人之主,这心脏里的器官也能进行移植吗?移植完了后,儿子会不会变成另一个人呢?又听说移植手术费用很高,而且风险很大,想到这里,六神无主的婆婆只好接通了儿媳妇尹华梅的电话,让她来拿主意。听说马燕清要进行瓣膜手术,尹华梅在电话那头也慌了神,大哭起来。但想起丈夫的生命危在旦夕,而家里唯一能做主的人也只有自己,自己不去担这个责任谁去担,当天她就向厂里辞了工,行色匆匆,连夜从汕头赶到了武汉同济医院,她暗暗下定决心,丈夫是一家之主,即使拿自己的命去换他的命,她也要救活他。

看着妻子从汕头专程赶回来看自己,马燕清又喜又忧,喜的是自己终于能看到朝思暮想的妻子了,在重病中能见到自己的心上人是一种幸福呀!忧的是妻子专程赶回来,是不是自己的生命出现危险了?如果真是这样,这个家将怎么办呀?他忽然想了很多:年老的母亲,幼小的孩子,年轻的妻子,未建的新屋,还有……他从妻子焦急和忧虑的眼神中,知道自己是凶多吉少,为了给自己治病,家里已陷入困境,还要花那么多钱,妻子是一个弱女子,她如何能担起这副千斤重担呢?尹华梅默默蹲在病床旁,紧紧地握住马燕清的手,生怕下一刻钟,就会永远地失去心爱的丈夫。“我得了什么病啊,他们都不告诉我,这病还有救吗?”马燕清用恳求的眼神看着妻子。“有救,有救。”妻子强忍着眼泪告诉丈夫。“有救,就买几服药回家吃算了,在这大医院住院要花多少钱啊!”看着丈夫在生命悠关时刻还在考虑钱的问题,她生怕丈夫知道治这个病要花十几万,又会犯犟脾气强行要回家,于是便安慰他说:“住院一天花费只50块,没多少钱。你这病是肝脏上有个小小的颗粒,医生开刀割除就好了,这病光吃药是治不好的。”“那就好!那就好!”妻子隐瞒了真实的病情,是为了给丈夫减压,让他愁苦的脸上多露出几丝笑容。

为了给丈夫营造一个良好的治病环境,尹华梅会主动帮护士打扫病房的卫生。马燕清不能下床,大小便都要人搀扶进厕所,马燕清常常会在半夜醒来,说要上厕所,尹华梅就半夜爬起来扶他去。有时,马燕清会大小便失禁,屎尿弄得满床都是,这时前来清洗被褥的护士,也会感到有些恶心,尹华梅只好自己清洗。为了避免马燕清尿得满床都是,尹华梅想了一个办法,在床面上铺了一层从家里带来的毛毯。看着妻子日夜为自己操劳,马燕清真是过意不去,他恨自己成了一个需要24小时照顾的“废人”。为了减少妻子夜间起床的次数,下午马燕清会减少喝水次数,喝水少了,会出现口干舌燥,嘴唇发干、开裂,喉咙有一种烧灼的感觉,但看到能减少妻子的劳动强度,马燕清也会感到心里好受些。

12月27日,经医院全面核查,检查结果是:“主动脉瓣关闭不全,左心房扩大并收缩功能减低”,诊断为扩张性心肌病。专家郑重其事地告诉尹华梅:像她丈夫这种情况,要想彻底治愈就必须进行心脏移植,如不及早进行心脏移植,患者最多只能活半年,而心脏移植要花费20万的费用,而且还要等待合适的供体才能移植。移植手术有风险,医生也没有十成的把握,就算手术成功,后期每年还要服用大量昂贵的排异药物。听过专家们的利弊分析,尹华梅整个人一下子懵了,她心里忽然一片空茫。原来家里的一切大事都是丈夫做主,现在丈夫病倒了,婆婆也年事已高,忽然间她要做一家之主,独立撑起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她一时不知所措。此时,她头脑中充满很多想法:不换心,丈夫只能在病床上过着一年“心痛”的生活,然后痛苦地离开这个人世,这太残忍了。换心,能成功吗?钱从哪里来?而换心以后,丈夫又能够借助别人的心脏活多久呢?面对这样高科技的手术,一个柔弱的女子又如何能够理解得透,把握得住呢?于是,她便哭哭啼啼地向专家们倾诉了自己苦恼,以及她多年来对丈夫的感情,她不能接受这么年轻的丈夫就此离她而去。她跪着哀求专家们一定要救活她的丈夫,她不能失去他呀!专家们被这位农妇真挚而淳朴的感情深深地打动了,他们向她介绍了心脏移植的原理,以及同济医院在器官移植方面所取得的成就,面对一大堆陌生的科学原理和术语,她完全听不懂,但她只记住了一句:“现在科技发达了,心脏移植手术的成功率已达到了80%”。移植成功率为80%,也就意味着只要做了心脏移植,丈夫就有8成把握活下去,而不移植,丈夫只能等死。尹华梅毅然在“换心”手术知情书上签了字。

回到病房,尹华梅又装出一脸轻松的样子,还是是对丈夫说,肝脏有一个小颗粒,做手术切除就好了。但走出病房,就愁肠千结,忧心忡忡。手术的字她用颤抖的手签了,接下来就要交手术押金,这不是几百几千,也不是几万,而是20万的天文数字啊!钱在哪里?自家的钱为丈夫治病花光了,从厂里借来的钱也只有2万,缺口很大,怎么办?只有继续借!尹华梅的兄弟姐妹和亲友多,她赶紧用手机联系两边的亲友借钱,还向厂里的工友借钱,为了不让农村的亲友担心,她只说马燕清是做换瓣膜的手术,没有说是换心脏。幸亏农村的亲友多,朋友多,平时的人缘好,大家都为她帮忙,这个几千,那个1万,好不容易凑足了8万元,没法,尹华梅只好向自己的父母张口,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在父亲几番询问下,尹华梅说出了实情,得知女儿丈夫要换心脏时,父亲长叹一口气说:“孩子,这可是换心啊,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啊。”“医生说有80%的把握。”尹华梅安慰父亲说。“80%,就意味着有20%的死亡率,我看能不换就不换了。要是真的出了危险,你这一辈子也别想翻身。”尹华梅沉思了片刻,心想,虽有20%的事故率,但总比在家等死强,为了让丈夫活下去,尹华梅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就算以后倾家荡产,自己独自去背负20万的债,她也要救丈夫,想到这里,尹华梅决定赌一把。见女儿救夫心切,父亲说借钱的事,要与母亲商量。母亲拿出了多年的积攒2万元。在凑足10万以后,尹华梅求医院给她丈夫动手术,医院得知她家的状况后,很是同情,对手术费用做了些减免,供体也在加紧联系,手术前的准备就绪了。

青海癫痫哪家医院好
癫痫病诊断有哪些检查方法
正常人会患上癫痫病的吗

友情链接:

笃而论之网 | 大便酱色 | 洞穴拼音 | 麦当劳外卖时间 | 随便是什么意思 | 大棚旋耕机 | 杭州烘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