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防盗门的品牌 >> 正文

【流年】天香引(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明天去清风寺。吃过晚饭,珠珠急匆匆来到丽娟家,把丽娟叫到院子的黑影处,嘴贴在她耳朵上急躁地说:“我想好了,明早还是五点半走好些。”

丽娟手里还端着饭碗,往后退了一步,站到了窗口照出的灯影里,像手里的碗受到灯光的冲击,差点从手中滑跌。她瞪大眼睛说:“不是说好了六点钟走吗?”

珠珠不满地往回扯了一把丽娟,把她又扯回黑影里:“说好了就不能改啦?我想提前点走!”

“为什么?”

“你就不能小点声?”珠珠斜了一眼屋子那边,报怨丽娟嗓门太大,又把嘴贴到她耳朵跟,压低声音说,“我妈又不让我去啦,还是不放心,怕我们出门碰到坏人。”

从她们开始提出去清风寺,珠珠她妈就不同意,后来软磨硬缠,她妈勉强答应下来,临到去时,又变了卦。丽娟很担心,高声叫道:“那你要偷着去——”

珠珠打断丽娟:“叫什么叫?还不是为了你,不然,哪会冒这个险。我告诉我妈,明天去我姑家,我姑早就叫我去帮她设计一下室内装修,这是个机会。”

丽娟放下心来,往嘴里拔拉一口饭,边嚼边说:“真够姐们。”

珠珠走到灯影里,刚才的急躁不见了踪影,风平浪静地挥挥手,转身要走。丽娟突然想起什么,嘴里含着饭,呜呜啦啦道:“还没通知笑笑吧,是你去找她,还是待会儿我去告诉她?”

珠珠返回身,坚定地说:“别给她说了。实话对你说吧,我妈不叫我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愿笑笑跟我们一起。她是个累赘,又胖又笨,就她那个体型,几十里山路,肯定走不到清风寺趴在了半路上,还会把我们的好运和福气拖住的。我不想和她一起去,怕她哪天再说我去了清风寺,挨我妈的骂。”

原来是这样,看来珠珠不光是为偷着走,还想摆脱笑笑。这倒也是,丽娟的妈也曾说过这话,只是没有阻止女儿和笑笑一起去清风寺。平时,笑笑对她们百依百顺,又不好拉下她,现在,既然珠珠有这想法,丽娟有啥好说的?但她心里突然间很空落,剩下的饭吃得没滋没味。临睡觉前,丽娟将闹钟往前拨了半个钟点,望着嚓嚓走动的秒钟,笑笑的胖身影在她眼前晃了动,丽娟心里有个念头突然闪动了一下:但愿笑笑明天能早点起来,赶上我们。笑笑也不容易,这几年越来越胖,她爸妈对她也另眼相看了,怕她将来嫁不上好人家,丢了他们的脸,笑笑看上去挺可怜的。丽娟不愿拉下笑笑,没了笑笑,她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因为说好三人一起去的,突然间不要笑笑,这不太好。可是,她又不能给笑笑通风报信,她可不想惹珠珠不高兴。

一夜没睡好,做了不少梦,被闹铃震醒后,丽娟一时却记不得做的是什么梦了,她爬起来赶紧洗漱,吃了几口昨夜的剩饭,往包里揣上早就准备好的午餐,轻手轻脚拉开门,一头钻进黑乎乎的凌晨。

到村西头大路边槐树下,她们商定的见面地点,还离得远隐隐看见一个人影静静地依靠在槐树上,丽娟轻轻叫了声“珠珠姐”。

“是我呀,丽娟。”从槐树上挺起身子,是个胖胖的黑影。

“怎么是你?”丽娟心里格噔一下,随即又注满了踏实感,“笑笑,你今儿个起得这么早啊?”

笑笑走过来,高兴地拉住丽娟的手说:“有事当然要起得早呀,我怕你们等着急,就把闹铃定在四点半,出门时还不到五点呢,不是说好六点在这等吗,你也来这么早?”

丽娟不知怎么解释。这时,珠珠来了,她没理会笑笑的问候,对丽娟劈头盖脸一顿讽刺:“哟嗬,丽娟,你来得挺早啊,真没想到。”

笑笑不失时机地说:“还有我呢,我比丽娟来得更早!”

珠珠没好气地说:“我看到了,眼睛又没瞎。”

黎明前的黑暗,夜色很浓重,要不,会看到珠珠阴沉沉的脸。丽娟觉得这时候没必要和珠珠计较,再说,当着笑笑的面,也不能解释,还是找机会给她说清吧。她保持沉默。

笑笑见她们不说话,催促道:“珠珠姐,你来了,趁早走吧,要不,待会儿太阳出来,能把人晒死。”

珠珠没好气地说:“晒死的也是你,我可不怕热。你说是不是呀,丽娟。”

丽娟还是没吭气。这个时候,她不能说话,说什么,都会惹珠珠更不高兴。

珠珠虽然心里有怨气,可还是走了,她一个人走在最前面,像竞走比赛似的,把丽娟和笑笑拉下一大截。

去清风寺有两条路,一条是可以走车的大路,在半山腰缠来绕去,比较远;另一条是沟壑底山梁尖的小路,难走却近得多。为少走点路,她们选择了小路。天大亮后,她们已走到清风山跟前,能看见山上的绿树发着青幽幽的光,听见早起的鸟儿在树枝间啾叫。这下要正式爬山了,前面走的沟沟坎坎只是热身,面对高大的清风山,笑笑不甘落后,喘着粗气一路紧跟着丽娟,生怕拖了后腿。

望着头冒热气的笑笑,丽娟心里暗暗叫苦,珠珠果然说对了,笑笑真是走不了远路,才走几里地,还不算是山路,就累得喘不过气,马上要爬山了,可怎么办?笑笑虽然没喊一声累,丽娟的心还是软了,冲前面的珠珠喊叫,该歇息一下了。

珠珠心里不愿意,可还是一屁股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望着旁边的树林子发呆。丽娟和珠珠赶上去,各自找块石头坐下,笑笑已急不可待地举起大可乐瓶,往嘴里哗哗倒饮料。丽娟斜了珠珠一眼,抓住笑笑的手说:“少喝点,待会爬山才需要水呢。”

没想到珠珠却说:“让她喝吧,水少了能轻点,有利于爬山。”

笑笑喉咙响着,边喝饮料边说:“就是,就是,先解决眼前吧。”

丽娟只好不再说什么。

过了会儿,珠珠突然说道:“笑笑,有个事得先给你打个招呼。本来我妈今天不叫我来啦,是我偷跑来的,你也知道我妈的脾气,丑话说在前头,希望你不要多嘴。”

“这个——”笑笑有点为难,“要是你妈问到我,是不是要我说假话呀?”

“你真笨——”珠珠不满地瞪了笑笑一眼,“这和说假话有啥关系?只要你替我守住秘密,不挨我妈的骂,你连这也搞不清楚吗!”

丽娟插嘴道:“这点道理笑笑还是懂的。咱们起身走吧,越歇越没劲,路还长着呢。”

珠珠大概觉得自己的话说得过头了,爬起来一个人前面走了。丽娟怕笑笑心里有想法,要帮笑笑背包,笑笑不给,丽娟硬拽过来,挂到自己肩上。

没走多久,太阳就升起来了,上山的这面坡路朝东,早早地被太阳烘烤上了,尽管有高大的树木遮挡着阳光,接触不到多少直射的紫外线,但七月的热量不减。不一会,背上的衣服被汗水洇湿了,贴在身上。

最惨的是笑笑,她穿条稠黑色七分裤,上着一件白底绿点的半袖衬衣,基本全湿了,紧紧地贴在她肉乎乎的身上,像裹着一层透明的塑料布,把里面的内容暴露无遗。红色的乳罩兜不住肥大的乳房,快呼之欲出了,幸亏山里没人,不然,丽娟都要替笑笑难堪了。

这次,没人提议,走在前面的珠珠要方便,说声歇会吧,将自己的包扔到路边的草地上,扯起袖子擦去额头的汗,四周望了望,瞅准一个目标,钻进左边的树丛中。

笑笑刚才喝的水多,全变成汗流出了体外,她不想方便,也顾不得地上是否干净,选了个树荫下往后一倒,把自己摊开,闭上眼呼哧呼哧喘气。

丽娟本来没尿意,把肩上的两个包挂到树杈上,看阵摊在地上的笑笑,想着方便一下也好,她不想打扰珠珠,便钻进右边的树林。在一丛矮树边,丽娟蹲下尿了,提裤子时,看到一根直溜的干树枝,像是谁砍树后丢下的。丽娟捡起来,想着能给笑笑搭把力,当拐仗用。

回到路上,丽娟用棍子捅捅快睡过去的笑笑,说:“睁眼看看,我给你拿啥好东西来啦。”

笑笑睁眼一看,呼地坐起,抓过棍子,乐了:“这下好了,我有倚靠啦,我咋没想到捡一根呢。”

珠珠方便完回来,说了句:“这倒是个好办法,在哪捡的,我也捡根去。”

丽娟带着珠珠又折回右边树林,却再找不到枯树枝,手头又没有工具,也没法砍伐棍子,珠珠望着四周说:“怎么再找不到一根干树枝呢?干脆折根树枝好啦。”边说边去抓一棵矮树。

突然,珠珠尖叫一声:“啊——长虫!”看到一条菜花长虫昂起头吐着红信子,在她一步远草地上正盯着她。那一刻,珠珠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全身都麻木了,根本挪不动步。

丽娟在一旁吓傻眼了,不知怎么办才好。

这时,笑笑听到叫声,举起手中的树棍,抽打着树枝、草丛跑了过来:“在哪儿,在哪儿?”

长虫受到惊吓,哧地一声溜走了。

“哪有长虫,我咋没看见。”笑笑跑到两人跟前,长虫早没了踪影。丽娟扶住惊魂未定的珠珠,把她拉回路边,两人瘫坐在地上,还没从刚才的惊恐中缓过劲来。

笑笑没看到长虫,觉得没劲,回到路边从树杈取下自己的包,掏出饼子往珠珠和丽娟手里塞。她带的是烙油饼,放了葱花,香味弥漫开来。丽娟瞪着圆圆的双眼,摇摇头。

珠珠咽着口水,说:“我自己有,各吃各的吧。”说着,抓过丢在草地上的包,掏出自己的饼子,只看了一眼,随手扔掉,叫道:“妈呀!”

她的饼子上爬满了黑压压一层蚂蚁,刚才她没把包挂在树上,蚂蚁钻了进去。

笑笑递过自己的饼子:“这下,该吃我的了吧。”见珠珠还在犹豫,又说,“放心吃吧,我烙的饼子多,够两人吃的。丽娟姐的包没招蚂蚁,她的饼子也能吃。”

再上路时,珠珠还惊魂末定,腿肚子发软,丽娟硬将她和笑笑的包一起背了,笑笑也没拄那根树棍,留给珠珠支撑身子。

三人走走停停,临近晌午时,才爬到山腰的大路与小路交汇处,离清风寺不太远了,剩下的路也平坦宽敞,不时出现一两个骑摩托车的香客,呼啸而过。

她们在路边的树荫下歇息了一会,珠珠已恢复正常,将棍子递给笑笑。笑笑早就撑不住了,已经不是在走,简直是挪,还摇摇晃晃,那身肉颤抖着,随时都有倒下去的危险,她没有推辞,接过棍子,把自己倚在上面,颤微微地跟在后面,一步一挪。

又有一辆摩托车开了过去,卷起的尘土还没散开,那辆摩托又掉头回来,在她们跟前停住,一个戴墨镜的男人用腿撑住摩托,扫了一眼她们三个,把目光定在肉乎乎的笑笑身上,一脸坏笑地说道:“我说妹妹,是去清风寺呀,走不动了吧?”

珠珠和丽娟把头扭开没理他,笑笑没意识到男人的眼神,她望着人家的摩托车,两腿挪不动,连说话的劲都没有了,眼神里却充满了期待。男人盯着笑笑几乎透明的胸口,向她打了声忽哨:“这个胖妹妹动心了是吧?照你眼下这个样子,恐怕到天黑也别想赶到清风寺啦,就是赶到,人家寺里也关门了,白跑一趟。只要你叫声哥哥,我就驮你走,瞧你这身肉多……哥哥可没坏心思,只想帮你,保证叫你五分钟赶到清风寺,误不了你许愿烧香……”

笑笑还在愣怔间,珠珠气恼不过,冲过来一把抓过笑笑手中的树棍,向男子打去。那个男子拧大油门,向前冲出五六米远,停住车,回过头淫笑着骂珠珠:“也不撒泡尿照照,就你那麻杆身材,要啥没啥,送我都不愿上呢,白费劲。这个胖妹妹就不一样了,她肉……”

珠珠使出吃奶的劲,把棍子扔向那个臭不要脸的。又没打着,棍子落在男人的摩托车上,叮当声中,男人加把油门,摩托车在怒吼中留下一股烟跑了。

珠珠大骂着“臭不要脸”,跑过去捡起棍子追了几步,停住骂个不停。丽娟也跟着骂,那男人这辈子是听不到了。她们觉得徒劳无功,才渐渐息去怒气。青珠珠把棍子还给笑笑,又从自己包里抽出一件长袖衬衫,递给笑笑:“给,拿着,到清风寺后,那里人多,把这个披上,遮挡一下身子吧。”

笑笑看看自己衬衣里的内容,已经热红的脸更红了,她从珠珠的眼睛里读出了简单的内容,接过衬衫,望着走远的珠珠,一句话也没说。

到了清风寺,果然有不少香客。笑笑披起珠珠的衬衫,她太胖,衬衫太小,两只袖子被丽娟帮着挽起,刚好能遮住她的大胸部。

在人群中,她们看到了骑摩托车的那个男人,珠珠一副要上去计较的劲头,被丽娟死死扯住了。看到她们三个,臭男人别开脸,悄悄地溜不见了。

在寺庙大殿前,领上三根线香,进大殿进香。来之前,珠珠早就把听来的寺规讲了,进门不能踩门坎,先迈右腿,点香插入香炉用劲要匀,跪下磕头许愿须得闭眼等等。三姐妹早熟记于心,按年龄珠珠在前,丽娟第二,笑笑最后,依次烧香拜佛磕头许愿。她们都很虔诚,连傻头傻脑的笑笑,也不敢四处乱看,双手合十,闭着眼嘴里念念有词。

最后,往功德箱里每人投进去十块钱。完毕,退出大殿,三姐妹找个树荫坐下歇息,有寺院道人过来,一脸慈祥,轻轻地问她们吃不吃斋饭,免费的,灶房旁边还有眼自来泉,那里备有喝水的碗,水凉而甜。

三人起身,跟着道人来到泉边,喝了个痛快。笑笑还惦记着斋饭,珠珠和丽娟不想吃,受不得道人的好言相劝,便陪笑笑一起去灶房吃了碗面片,味道很清淡,几乎难以下咽,笑笑端着碗皱起了眉头,刚要张口说什么,被珠珠狠狠的一个眼神制止了,丽娟趁道人离开,小声说道:“笑笑,斋饭就这味道,千万不敢说不敬的话,出门了将就点,吃吧,可不敢剩啊。”三人勉强吃完各自的面片。

癫痫是否会遗传
癫痫病哪种方式治疗最好
青岛治癫痫专业的医院在哪

友情链接:

笃而论之网 | 大便酱色 | 洞穴拼音 | 麦当劳外卖时间 | 随便是什么意思 | 大棚旋耕机 | 杭州烘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