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带收音机的 >> 正文

【菊韵小说】背叛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村里争取到了一个养猪项目,按要求需派一人去市里畜牧局进行培训。经过村委会研究,决定赵玉泉去参加。

赵玉泉来到了市里已经是下午2点。他先去市培训中心报了到,领取了会议材料后就去市区了,他很长时间没有到市里,他要趁这次机会给宝贝女儿买些小玩具。打算回来后再登记住宿。

他首先到百货商夏转了一大圈,下午5点多他来到一家音像门市部,就随意进去,看看有没有好的碟片和录像带,正巧碰到他初中时的同学郭静坐在一张办公桌前,俩人都喜出望外,亲切的互相问候,别人看来他们并非一般的同学关系。

其实,他们俩人还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及初恋的故事呢。

那是赵玉泉上高一的时候,郭静上初二,他们都是狼山镇中学的校友。在一个暑假中的一天,天气特别炎热,很多同学去一条小河中游泳,当时,郭静还不太会游泳,和几个同学在河边浅水处戏水,也可能是戏水太过专注而滑到了河的中央,几个漩涡将郭静卷入水中,郭静时而露出头来大喊救命!

赵玉泉在另一边游泳,他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喊救命的声音,循声望去看到一个人时隐时现,就赶忙游过去,郭静此时慌了神,死死抓住他的腿,好在赵玉泉水性很好,凭着高超泳技将她从深水区拖回岸边,郭静得救了。

她在他的帮助下,慢慢的醒过来,看到守候在身边的赵玉泉,眼睛突然一亮,原来赵玉泉高大的体魄和英俊的脸庞瞬间使她放电,他也被她的美丽而深深吸引。真是英雄救美人啊。从此,俩人频频会面,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感情迅速升温。那时候俩人都小,赵玉泉18岁而郭静只15岁,对爱情朦朦胧胧,来往虽频繁,但很纯洁,只限于接吻,而并没有越雷池半步。他们相互鼓励,立志要考上大学,后来,镇上的高中部取消,赵玉泉并入区里一所中学上高中,郭静因为成绩平平故而没有考上高中,她即回到农村务农。二年后,在打工潮的影响下,郭静也来到城里,她先在饭店当服务员,后跳槽来音像店给老板打工。但她还是经常怀念着赵玉泉,她觉得赵玉泉上了高中,就很有可能考上大学,以后前途无量,想到自己和他差距太大了,就不好意思再和他联系。

赵玉泉转市里的高中后,因为要专心致志地完成学业,也就再没有主动找她,慢慢地俩人都把对方深深地埋在心底。

原来郭静在音像门市部打工时,老板看她长得美貌就在一个晚上强行占有了她。再后来她便成了他的妻子。现在她成了老板娘,每天守在店里。

人们说:初恋是难以忘却的。一对初恋的男女见面后非常兴奋,当即,郭静就把他请在家里,给他做好吃的,好喝的。百般对他大献殷勤,流露出对他的感恩之情。在品尝美味饭菜之时,他们互诉衷肠,真是情意绵绵。

过了一会儿,赵玉泉不由的问郭静:“那你丈夫呢?”

郭静惆怅的说:“别提他了。”

她赶快转移话题说:“你就多吃点水果吧,中国有句古语,即:吃水不忘挖井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自从你救我后,我还没有报答你呢。这几年我心里很愧疚,报恩的念头愈来愈强,但始终没有机会。”

她娘家住在另一村,离河东村还很远的,故而没有见面的机会。今天恩人终于又见了面,分外亲热,她一会儿盛饭,一会儿夹菜。吃过饭后,俩人来到客厅。

他环视了一下房间,房子很大,足有100多平米,且布置典雅,豪华的沙发,明亮的落地窗,衬托出房子主人的气质和修养。

他还是不由自主的问郭静:“你的小日子过得很好呀。”

“托你的福,马马虎虎吧。”她一边回答,一边用眼瞟着他。

赵玉泉感到很不自在,问道:“你丈夫怎么还不回来呢?”

她说:“唉,他呀,一言难尽啊!”

他见她有难言之隐也就不便再问下去了。但她还是隐约透露出自己的不幸来……

原来丈夫和她结婚后,不久她发现他还跟几个女孩子有染,她在店中上班,他就领着女孩子回家鬼混,被她无意中发现,当时俩人吵闹过,她还想到过离婚,但一想,自己无任何特长,就是漂亮些,那也不能当饭吃,再说,离婚后住哪里,想了想还是凑合着过吧。

“他呢,现在正领着一个女孩去广东进货呢。刚走三天,大约15天才能回来,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我管不了他,他也很少过问我,有时,偶尔来尽尽丈夫的义务。我也默认了,因为今后还得靠人家养活嘛。”郭静淡淡的说。

听完郭静的倾诉,夜已经很黑了,俩人又谈论这几年的各自情况,还谈论了许多感兴趣的话题,一时高兴竟忘记了已是夜间11点多了,赵玉泉赶忙起身告辞。

郭静很有诚意地说:“老同学来了,就多坐一会儿无妨,再说你是来市里,回去宾馆今天就你一人吧,何必墨守陈规呢。”

他不好意思走,只好又坐下。

她又喋喋不休的说了起来。

她问:“你今天去音像店里干啥?是专门去找我吗?’

“我来参加一个会议,报了到,就随意来了,再说,我可不知道你在那里。如果……”

“如果什么,如果知道我在那里,你就不进去了,是吗?”

“不是那样,我是想看看有什么好的音像录像带和碟盘呢。”

听赵玉泉这么说,她就从书架上随手拿出几个碟放在机子里,图像出来了,是故事片,俩人就看了起来。片中亲妮的镜头很多,床上戏也多了起来,不觉又过去一个小时,赵玉泉想起身,就说:“感谢你的热情款待,我得回去了,已经很晚了,我还没有登记房间呢。”

“你在哪里开会?”

“财政培训中心。”

“那还很远的,现在夜班车也没有了,的车也很少了,就住在这里吧。”

“那不合适吧,你丈夫也不在。”

“他不在有啥,我又不是老虎,能吃了你吗?”

“我应该回去,明天上午还要开会哩。”

“误不了事的,明天一早就有公交车了,再说可以打的吧。”

看到赵玉泉很为难的样子,郭静说:“你一定要走,我也不强留你。”

他们双双起身,郭静送他到门口,突然,她用乞灵的口气说:“咱们好不容易见到面,真是缘分啊,下一次不知啥时才能见面的,我提个小小的要求,你能答应我吗?”

赵玉泉不加思索地说:“好的。”

“那你吻我一下好吗?”

他顿时楞在那里,但她已把小嘴嘟过来了。

赵玉泉脸色通红,鼓起勇气上前去给了一个吻,就在这瞬时,她紧紧的抱住了他,低声抽泣着说:“我非常孤独,你能陪陪我好吗?”

赵玉泉的心也荡漾起来,他顺势把她拥入怀中,俩人长时间亲吻起来。

那一夜,赵玉泉没有走……

第二天,他们吃了早点,郭静说:“谢谢你,让我淋漓尽致的当了一次女人,你能继续给我欢乐吗?你能看着我备受煎熬吗?”

赵玉泉听出她的意思。他迷茫的看着她。

“这几天就住在我这里吧,也能给集体省点钱,我们也能好好聊聊。”看着他犹豫不决时,她抢下他手里的旅行包,放在旁边的小柜上,说:“不要想那么多了,就这样办了,咱们上班去吧,我和你是顺路。”

赵玉泉很无奈,想想既然已经那样了,就只能将错就错吧,跟着她出了门。

一周的时间很快过去了,赵玉泉上午上理论课,下午跟着去现代化养猪场参观考察,他非常认真,基本掌握了学习要求。夜晚就来到郭静家。

在临分别的时候,她抱着他恋恋不舍地说:“你得经常来看我呀,你不会忍心让我……”

他赶紧用手捂住她的小嘴,说:“别说了,我都明白了,我会来看你来的。”

她把手机号码写下来,递给他。并把自己的两张照片也赠送给他,作为留念。

“你要小心保存,当然,你觉得不妥,可以仍在垃圾桶里。

赵玉泉带着很复杂的心情,吻别了。

王秀风一边看着电视节目,一边收拾家。床单和被单已很长时间没有洗了。她打开洗衣机,灌水并倒入洗衣粉,把该洗的都放在一块,准备一并洗。电视里正上演《湘西剿匪记》,她很喜欢看这类枪战片,可丈夫却爱看体育节目和文艺节目。俩人经常还为抢频道而发生争执呢。

一会儿功夫,该洗的都已洗完,她想起还有丈夫的衣服,就去卧室找他的衣服。他10天前去上面开会,脱下的衣服还没有洗呢。

她将丈夫的上衣、裤子、衬衣等拿过来,一并往机子里扔,但一想,裤兜、衣兜或许还有东西,就挨个儿翻查,忽然从上衣兜里找到两张照片,还有一片纸,上面写有电话号码。

电话号码前的名字是郭静,常规判断那两张照片一定就是她了,那是两张美术照片,年龄约莫二十四五岁,身材较好,苗条玉立,脸盘瓜籽型,两只眼睛大而清澈,明亮而深邃,显得炯炯有神。她自叹:果然是个美人儿。

她是谁呢?

他从来也未曾提起过啊。

丈夫这几年没有去市区,她断定是新结识的女人。看样子,她和丈夫关系非一般,又留号码又送照片,如是一般关系仅留号码足可以了。她也听说,现在城里很开放,小姐遍地是,莫非是他也去找小姐了。联想到这次回来,对自己并不渴望,按说一个多星期了,人们说,小别胜新婚,一定是如饥似渴的感觉,但给自己的感受是和平时没有两样。

她把照片收藏起来,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哼,没有不吃腥的猫,男人都很花心,都是见一个爱一个的。她自言自语的说。

王秀风今年34岁,比丈夫大三岁,和赵玉泉结婚时,她24岁,他21岁,介绍人说,女大三抱金砖,会疼男人,会过日子,就这样俩人在介绍人的撮合下不久便结了婚,第二年生下一个漂亮的女儿,现在女儿茜茜已经8岁了,上二年级。她和赵玉泉夫妻关系还是很和睦的,也许是妻子年龄大的缘故,妻子对他很疼爱,百般依从,温顺的像个小绵羊,结婚后丈夫的心扑在妻子身上,从不在外边沾花惹草,对自己的老人也很尊重,也很爱自己的宝贝女儿,在村里口碑不错,前几年,还被选为村委。

可这一次,说变就变了,竟然去找小姐。那可是妓女啊。就是去找高层次的女人她也是接受不了,更何况小姐呢。她是个很传统的女人,看不惯社会上的庸俗风气。现在,她是越想越气,她想到他搂着小姐的情景,恶心的差点吐出来。她真后悔给他洗衣服,但机子在运转,衣服已经开始洗了。倘若是现在,她就不会把它放进洗衣机里了。既然已经洗了,她也再没有说什么,等把所有的衣物甩干凉嗮在院子的绳子上以后,《湘西剿匪记》三集正好播完。

她又坐在沙发上仔细端详这两张照片,和郭静的名字以及电话号码。这时丈夫回来了。她赶快把它们藏了起来,装作旁若无事的样子。

“饭做好了没有,我今天有点饿了。”赵玉泉说..

妻子说:“我刚刚把衣服洗完,还没来得及做呢。”

“那我们做啥饭,我做。”

“你还会做饭,太阳从西出来了吧。”

“你也太小瞧人了,我竟然连饭也不会做吗?”

赵玉泉说完,就下厨房做饭了。不一会儿功夫,饭已做好,他喊道:“喂,来吃饭吧。”

王秀风答应着走进饭厅,一看是面条,就说:“我看你就是如此罢了,早上面,中午面,晚上面对着面。”

赵玉泉笑着说:“就凑合着吃吧,一定不爱吃,过会儿茜茜回来我再另做,好吗?”

“吃,只要是你做的饭,都好吃,还重新做啥嘛。进了一次城,大有长进,会做饭了,也会伺候女人喽。人啊,说变就变啊。”

赵玉泉没有听出妻子话中有话,便不知就里的说:“城里的饭菜质量就是好过咱们,我如果再呆上一个时期,没准还会做更复杂的饭菜呢。”

“看是给谁做嘛,给我也能做出复杂的好饭菜来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一定是给你做了,还能给别人做吗?

“好,不说了,和你开个玩笑嘛。”

这时茜茜放学回来了。她跳跃着进了家门,说:“爸爸,你在城里买得玩具可真好。同学们都羡慕我呢。”

“我还羡慕你爸呢,过几天他还要进城,还有更好的礼物送给咱们呢。”王秀风一语双关的说。

“过几天,说不准我还真的去城里里呢。”

“真要去?”

“谁骗你呢。”

“去干啥?”

“有公事,”

“啥公事?”

“你问那么多干啥吗,与你有关系吗?”

“怎么没有关系,你是我丈夫,你去那里干啥,我不应该知道吗?”

“好好好,我告诉你,刚才开会定的,猪仔打预防针的事,我去市兽医站,去和定点咱们镇的一个兽医联系,下周就去。不过让别人去也是可以的。”

秀风越来越觉得,丈夫可疑,那个女子很可能就是这张照片上的那个人,但不一定是小姐。为免打草惊蛇,她暂时忍下醋意。

到了夜间,因为妻子心里不悦,侧面而躺,给丈夫一个脊背。丈夫钻进被子,她像不知道似的,一动也没有动。丈夫以为妻子洗衣服累了,也就没有打扰她。

一连三天都是这样。

妻子感觉到他就是在外边有了人,否则怎么三天无动于衷呢。

丈夫终于沉不住气了,他低声对妻子说:“你怎么天天给我一个背呢?”

癫痫会隔代遗传吗
癫痫病的治疗主要方法
治疗小儿癫痫有效的方法

友情链接:

笃而论之网 | 大便酱色 | 洞穴拼音 | 麦当劳外卖时间 | 随便是什么意思 | 大棚旋耕机 | 杭州烘焙